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38章 铁血军花——艾瑞莉娅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艾欧尼亚长老院是一座富丽堂皇的建筑,这要归功于他至高无的地位。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屋顶大气磅礴的鎏金吊饰之下是大红色的地毯,四周不同等级的坐席曾圆形展开,满是鎏金壁画的墙壁在夜明珠的照耀下流光溢彩。

    地毯一直延伸到殿下数百级台阶的底部,台阶的两旁是操练场。

    战争未开始之前,这里曾经曾经聚集了多少法师,刺客强者。他们在殿外晨钟暮鼓,朝夕磨炼,坐而论道。每日议会的议员们甚至军区首脑,在决定国家大事之前,都要经过那条长红地毯,直达长老院,走进大殿询问长老们的意见。

    如今……

    哼!

    一个身材高挑,身披鲜红色战袍的女孩缓缓踏台阶。她乌黑的发髻在额头前分叉垂向双肩,墨眉若剑,颇显严肃的俏脸清纯如画,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去,都是一个十足的美女。

    她的背后背着一柄特殊的武器,名为“莲花之令”,与她的清纯外表相辉映。分四柄,呈十字拼在一起,宛如红莲。

    女孩一步步走那数百级台阶,每走一步,都会有意无意地瞥向两边的试练场地。曾几何时,她还在指导那些超阶战士习武,怎么出剑,一招一式仿佛历历在目。

    而现在,自从多了那个该死的“神悯”通道后,仿佛树倒猢狲散。

    “保家卫国,哼,这些口号难道只是随口说说的吗?”

    终于,行到了台阶的尽头,女孩意犹未尽。离开这,已经三月有余了,自从瓦罗兰群雄逐鹿,再到众英雄们一个个由次元通道撤离返回家园。再后来抵抗暗黑大陆的海妖入侵,她已经有足足三个月没有回到这了。

    时刻紧绷的神经终于放松了下来,虽然剑不离身,但她还是习惯性地卸下“莲花之令”。因为长老殿是禁止带武器进入的,即便自己可以,她也从没使用过这个特权。

    “雷克。”

    她的追求者之一。

    她凝望着那把剑刃发呆。他天赋卓绝,二十岁达到了准战神级别,她最得意的学生之一,两月前在瓦罗兰竞技大赛,力压诺克萨斯,率队夺冠。

    然而,女孩脸的惋惜之情也不过转瞬即逝,并用手指狠狠抹去剑刃的血痕。“我为你感到耻辱!”

    没错,那血是雷克的,在雷克不听她的命令,逃向“神悯”的那一刻,那柄剑刃直接由雷克的后背穿透了前胸。

    话毕,她放下武器,缓缓走进长老殿。

    铛!铛!

    女孩的手在半空扣了扣,长老院内的通知结界发声,三位长老的塑像缓缓由壁画后显现出来。

    女孩跪坐在第一排,微微朝塑像拱手。

    “艾瑞莉娅,你不在前线指挥,跑回来做什么?”其,偏左面的塑像开口说道。

    “回禀一件事,前线将军判逃,被我用剑刃诛杀,头颅悬在海岸防线。”

    艘不地科酷艘察由阳孤远克

    “哦,这是小事,抵抗暗黑大军要紧。你快些回去吧!”左边的塑像不耐地回答道。

    “可是超过少将级别的将领不经过审判,先斩后奏,依法应该及时报给长老院!”艾瑞莉娅缓声说道。

    右边石像老者有些有气无力地问道。

    “是雷克。”

    “什么?你敢杀我孙儿!”左边的石像老者立刻咆哮起来,话毕,石像嗡嗡鸣叫,一柄虚质大锤旋转着朝艾瑞莉娅袭来。那锤子是由万千斤重,一会裹雷,一会喷火。艾瑞莉娅早有预料,缓缓闭眼,用意志凝结领域,红色光芒传来,将神锤屏蔽在外。

    净蚀长老的雷霆出手让间和右边的石像长老一愣,随后才施展神通将净蚀长老拦住。

    “净蚀长老,你冲动了!”

    左边的石像被间和右边的两个牢牢镇压,还大声嘶喊,“约伯尔家族这么一个后人啦,我的孙儿啊!孙儿!我要报仇!他何等尊贵,你一个孤女有什么资格杀他?亏我们三个老家伙将本领都传给了你,忘恩负义,恩将仇报啊!”

    待净蚀长老咆哮过后,艾瑞莉娅缓缓睁眼。解释道,“我警告再三,可他不听,还出手还击。哪怕在传送离开的前一刻他能回头,我都不会杀他。”

    艘地远不独后球陌月接察阳

    “他只是个孩子,你居然这么残忍,我……”

    “他不是孩子,他是个军人。享受着军区副司令的待遇,却做逃兵。您知道军区司令战场叛逃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吗?可能引起连锁反应,军心溃散,兵败如山倒!”

    “算你教过他,你们同为副司令,为平级,你有什么资格杀他?”

    “战场逃兵人人得而诛之,连普通的战士也可以击杀他。”

    净蚀长老见辩不过她便又用顿足捶胸的语气咆哮,“你仗着哥哥是军区司令可以无视军纪,越俎代庖?你这个冷血无情的刽子手!”

    “什么军令?”

    “战场,无论军官等级,只要敢叛敢逃,可以当场诛杀,先斩后奏。”

    噗!净蚀长老石像猛喷了一口精血,“你连我们这些老家伙也杀了算了!”

    艾瑞莉娅沉默不语。

    “你的要求等于修改宪法,如果能得到2/3的议员和长老院的批准,可以。”半晌后,间那位老者才缓缓开口。净蚀长老这才顺了一口气,想让他同意,窗户都没有!

    “要是我赌父亲的敕令呢?”

    “令尊的敕令?”几位长老愕然。艾瑞莉娅的父亲是前代的剑术大师,里托。曾在多个城邦担任教练,门徒千万。当今剑圣易都做过他的学生。

    几十年前,瘟横行,里托染病仙逝,先代国王,议会,长老院为了纪念这位德艺双馨的剑术大师,特敕诏令,他的后人可以对最高权威发起挑战。当时还立了个有趣的规定,当里托一连击败三位国家级剑士视为诏令有效。

    当初里托遗下的幼女,正是艾瑞莉娅。

    “你确定要这么做?”

    “非常确定!”

    “按照约定,你必须击败我们三个,才算你成功修改了宪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