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648章 番外2:情词自传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我叫傅情词,这名字取自凡人界一寻常人家,我是这家的小姐,应是捡来的,名字都是族里的老人翻了文字古典随性去的..

    可我从来都知道自己与他们不同。

    一个念头,可让山峦坍塌,一个呼吸,可让江河倒流,只心中不渝,天便下暴雨飞雪..

    我不知道自己是谁,偏偏知道自己叫什么。

    更知道...我长生不死。

    在看着家人相继老死而去之后,我便知道这凡间我不能留,于是我独自一人走过。

    走了百年,见识过很多人,很多事,这些事在随着岁月淡去,这些人在随着时间死去,倒没有什么感伤之心,哪怕是当初那些家人,我也多是怜悯跟习惯,从未伤情动心。

    于是,这样游历的百年在一些人看来反而有孤寂落寞的感觉,所以有一个人跟我说,你去帝庭吧,那儿是天下的中心,你在那里定居,每日可见新气象,看到新热闹,也好过你这样流浪。

    没有家的人,但凡游历,便是流浪。

    他们便是这样看我的。

    可我到底也是来了。

    来了帝庭。

    我知道这个天下叫大荒,一个文化迅速崛起,却也野性盛行的天下,它矛盾,可也的确璀璨。

    大荒是璀璨的,它的主子..却是孤独的。

    那日是木兰节,当时我已在帝庭安居了十年,开的渊墨阁已经颇有名气,我欢喜文学,好琴艺,渐渐也有了自己的日子,自然也拦下了不少因为外貌而引来的麻烦。

    可对于这木兰节的热闹已经有些厌倦,哪怕它大荒诸多权贵跟强者奉行的丰收之节,是荒祖定下的规矩,木兰秋狩,天下皆往。

    猎的是最凶猛的荒魔,荒妖,这些大荒贵族勇士用他们手里的兵器一击毙命,浴血而杀,我站在外围,依稀越过那丛丛的人浪看到大荒九子。

    大荒九子,这个时代巅峰的皇子呢。

    的确是绝顶的九子,我看到那美艳霸道且满腹心机的荻久,也看到了阴霾内敛的明亥,更看到张扬自负的东帝..

    少了一人,九子里面的那位第一子不在。

    我本就想来看看热闹,既然那话题最足的第一子不在,便也没什么好看的..

    于是我一个人入了木兰花林,于是看到了那一场暗杀。

    暗杀只持续了我走三步的时间,地上的血画了一朵血色木兰花。

    极美。

    我走到他眼前,他用手指撇去了剑上的血,转头看我,目光素冷,仿若在看死人。

    我想了下,说:“殿下想杀人灭口么?”

    他并未否认。

    我便说。

    “要封口,未必要杀人,殿下可以选择另外一种方式”

    他当时的确是愣了一下,可并未拒绝。

    我想后来他肯定是后悔了那一次的没有拒绝。

    而我,也后悔了。

    我说这些,并未是想告诉后人我与长渊的初见如何,只是在告诉自己..

    那一日,一个叫傅情词的人,从第一眼看到那个叫长渊的人,就已经心动。

    所以给他最好的一个傅情词。

    在他倦怠的时候为他披上外袍,点上暖炉。

    在他安静的时候为他煮上热茶,安静宁和。

    为他读最好听的诗歌,为他画自己看过的最美好的山水..

    为他做最好吃的糕点..

    为他寻最好最义气的朋友..

    她想着,若是他不动心,那也得让他很多年后哪怕他们分开了,也能知道她的好,以此,难以忘怀。

    可她也给了他一个最坏的傅情词。

    否则不会在他对她起杀心的时候,诱了他许以大婚。

    亦不会在大婚的时候,用最美艳的姿容跟姿态去诱他难以忘怀。

    更不会在被他捆缚烘炉之上之时,还温柔以待..

    我不会告诉他,荒祖在他身上做了什么,因为无力阻止,他摆脱不了这样的命运,所以我更愿他以那样的方式终结..

    才会对我铭记刻骨。

    记得我是他的妻子...

    下一世,他才会非我不可。

    可....

    ————————

    我坐在马车里,看着前方那桃花小林中小池塘里戏水的弱稚小儿..缓了好久才把一口气给顺下去。

    天地到底安的是什么心思!

    将她的夫君弄成了女儿身!

    这也就罢了,还是一个不到五岁的女孩纸!!!

    还特别胖!..

    胖也就算了..而且..

    “姐姐,姐姐,你要一起洗么?”

    “额..不了,阿离自己洗好么.”

    “可阿离洗不到后面小屁屁那里..”

    “....”

    许是两辈子都拗不过她,加上她也就一女童,加上我的身体长渊上一世也并非没见过..

    入水后,一向笨拙的她手掌飞快,啪嗒一声。

    “这是包子么?姐姐?白乎乎的,软乎乎的..”

    我沉默了一会,说。

    “放手”

    “哦”

    “我说的放手,不是换手..”

    “不好意思,离离年纪小,听力不大好..“

    这时候脑子倒是转的极快,平日你教你什么都比小猪还笨..

    而且还学会自我辩白了都..

    “日后,不许碰女孩家这里,可懂?”

    “只能碰姐姐你的是么?”

    “...不是~我说的是..我的也不可以”

    “哦~好吧,那我自己的呢”

    她捏了捏自己身上白乎乎的肉..我斜视了她一眼,委实无法将她当成长渊亦或者那位我虽然从未接触却也知之甚详的代离。

    所以言谈也较为随便,也许..是像故意乘此欺负她?毕竟上面两辈子,她好像一直都处于下风。

    “你没有”

    “谁说的,我有!”

    然后我便看到她用力一捏自己身上的肥肉..

    “姐姐,姐姐,我还有沟哦,比你的深!”

    挤..挤出来了~

    我:“....”

    你知道你已经胖成了什么样子么!!!

    我的夫君...

    怎么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压力极大。

    可后来,她一日日长大,我又想着还不如当年那胖乎乎的样子,也免得她..这般招人。

    似乎第一世的长渊已经是人间之绝色。

    第二世的代离也未曾逊色几分。

    两世皆是招惹了不少人,其中不乏两世都掉同一个坑的人..

    冰,沙,还有幕卿烟..

    我想,这一世怕还是免不了。

    所以我便给了她一种错觉。

    她那些上门来的,都是因为我的缘故..所以她每次都凶神恶煞打杀这些人,殊不知,这些人里面有一大半是冲着她来的。

    狠辣过几次之后,终于没什么人敢对她起心思了,即使有,也不敢言明,毕竟死在自己心仪之人手中是极其惨淡的一件事。

    这我深有体会。

    所以我很满意。(傅姑娘其实心机深沉啊~~)

    可不管如何,当我听到西楚国那边的第一剑客名为千山暮雪,我便知道这一世的轮回跟命运已经开始了。

    好在,我已经赢了。

    她以前不曾带我去看的北国风雪,如今她殷殷为我在北国造了雪中寒庄,每寒梅盛开时节都央我陪她去。

    她以前孤独写的那些奏章,如今的字体有我七分风骨。

    她不喜欢吃的那些东西,如今都推给我吃..(骨子里的劣根性依旧未变啊)。

    这一世,她再难舍我。

    如果不要常常央我一起跟她泡澡便好了。

    毕竟,日后如何与元宵他们自圆其说..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