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四章 天才的反击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风儿已经吹过,事情已经发生,但世间不一定留下了它们的痕迹。”

    在项阳陷入危难的关头,林杏的一个电话打过来,便拯救了措手无措的项阳。他为他说明了许多事情的来由,提出了解决之道。事实上,天才的方案在他提出来之前就已经会完成得七七八八。

    项阳突然问:“那么,你知道刚刚那‘暗夜’的四个人的突然离开是怎么回事吗?他们好像接到了一个谁的电话,然后就去追柯西了?”

    林杏似乎在电话的那头笑了一下,说:“我知道。因为,是我骗他们的。”

    “啊?”项阳又一次懵逼,林杏远在千里之外,怎么能骗到他们?

    林杏却循循善诱,像是在鼓舞项阳思考:“你还记得那个吴情吗?就是我今天要给她做血管畸形的手术的那个病人,也即是眼睛会变成血红色的那个人。”

    “记得呀!”项阳怎么可能问,那是一个特殊的女孩,因为男友在医院死去,便想方设法住进男友曾经住过的病房。而且,在一次酒吧的表演中,吴情的双眼能自己变得血红,仿佛化身红眼的吸血鬼。

    林杏说:“事实上,她不是个普通的女孩。”

    项阳听着,心里在不屑,废话,我当然知道她不是个普通的女孩。

    林杏说:“她就是‘暗夜’成员之一的红眼鬼。”

    咦?她是“暗夜”成员?我们现在的敌人?项阳不敢相信。

    林杏说:“事实上,她当初强烈要求一定要由你来给她做手术,我就开始觉得奇怪,便开始留心起来。我暗中调查了一下,结果很简单,她的目的也同样是‘幽灵医生’和‘魂玉’。而且,她已经锁定了‘林杏’,所以想了办法接近了当时在医院实习的你。所以,她要求你来给她做手术,就是对你的一种试探。”

    项阳却弱弱地问:“那她所说的男朋友的故事,是真的还是假的呢?”

    林杏叹道:“这我怎么能知道。或许是真的,或许是假的,你问你的心吧。”

    那个女孩所说的一切,难道都只是为了接近和哄骗而说的吗?项阳思考着,默不作声。

    林杏继续说:“今天,我收到通知地下医院排了她的手术,然后我发现了她藏着针眼摄像头。我手术的时候,换了个发型,化了点妆,在口罩的半遮半掩下,我看起来有几分像柯西。而柯西在给她做手术的镜头,有意无意地比针孔摄像头拍了过去。”

    项阳稍微缓过神来,接着说:“所以,‘暗夜’将偷拍得到的照片拿出来分析比对,发现那形象和柯西很像。于是乎,他们就将目标重新锁定在柯西身上。”

    林杏说:“正是如此。”

    原来,在项阳正式参加这场“心印之石”争夺赛之前,竞争便已经开始。这是林杏和柯西的竞争,这是两大天才之间的对决。一如柯西最开始不断念叨的一样。

    最初,柯西和暗夜四鬼勾结,并且透露了项阳很可能便是幽灵怪医;现在,林杏通过“红眼鬼”的眼睛,让暗夜四鬼以为柯西才是幽灵怪医。两人争锋相对,都得旗鼓相当。

    项阳问:“我们回到‘心印之石’的问题上。目前,柯西拥有四个示踪器,我想,所有石头的位置都会一目了然了。我们却连任何关于石头的信息都获得不到了。这可怎么办?”

    林杏答:“先回游乐园隧道,或者进入‘鬼斗场’,试试寻找那两个剩下来的参赛者。然后和他们结盟。”

    项阳说:“首先,你怎么知道他们是否还留在原地?其次,就算我见到了他们,又怎么说服得了他们结盟呢?”

    林杏说:“第一,如果他们没有留在原地,那就不足为惧,除外搜寻石头的话,他们的速度比不过柯西的;第二,我们的目的当然不是结盟,而是破坏他们的结盟。”

    林杏最后的那句话,似乎有几分高深莫测。

    不管怎样,试一试还是可以的,反正现在也找不到其他事情做了。于是,项阳挂断了林杏的电话,离开了风雨山庄,再次回到了游乐园。

    项阳回到游乐园的时候,时间已经到了晚上。游乐园里面的一般游客,已经陆续被清赶出场。但项阳回来的时候,游乐园的门卫却问也不问,主动给他打开了方便的大门。

    和白天相比,晚上的游乐园透着几分诡异。

    夜,静静悄悄的;游乐园像是一个黝黑的洞穴,而那个“夜闯鬼屋”的隧道,则是洞穴深处更深的洞穴。项阳走在夜里,走在夜路上,无声也无息。因为他现在全身神经毛孔都在颤动着,他不敢呼吸,他怕惊扰了自己敏感的观察之心。

    在抵达隧道的时候,仍然有工作人员在协助项阳登上了过山车,开进了隧道深处。

    项阳坐在第一排,他白天坐着的那个位置。而那两个一男一女的工作人员,也悄悄然坐到了过山车的后排。过山车徐徐开动,同样经历了先快后慢的过程,就像白天那样的节奏。不同的是,白天是由光明进入黑暗,而现在是由黑暗进入光明。

    外面是黑暗的,隧道里面的灯光反而更加明亮一些。

    项阳突然说:“你们两个,根本不是工作人员,其实也是参赛者吧?”

    项阳头也不回,但他显然就是对那两个工作人员说的。项阳全神贯注之下,观察感知的能力也是很强的,毕竟他体内可是有两道灵魂。

    坐在后排的那两个“工作人员”,彼此对视一眼后,脱掉了身上的黑色外套,显露出一身紫蓝色的衣服。项阳虽然始终没有回头看他们,但还是能听到两人脱掉衣服的动作一致而协调。

    项阳问:“你们是兄妹吗?”

    男的说:“是的。你很机敏。我叫紫龙,她叫紫凤。”

    项阳笑了笑,说:“龙凤胎吗?你们居然一起参与了这个游戏,倒是巧得很。”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