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章 血影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小丫头是他女儿。

    “南宫正,本以为,你只是烦人了点,没想到,竟如此卑鄙,夜华不会白死,待解除大敌,我定找你清算,哼。”

    凤凰的语气,无比森冷,杀意浓浓,南宫正挑眉,他想不到,凤凰会如此在意那只野狐狸,动了杀机,感觉失算,道:“凤凰,不就是一直野狐狸吗,你若想要,这只三尾灵狐我送你赔罪。”

    南宫正手一番,一直雪白的三尾灵狐跃与掌上,毛茸茸的毛发,三条尾巴轻摇,灵性十足。

    “呵,还是留给你自己吧。”凤凰冷哼,甩袖而去。

    “殿主···”南宫正向白真求救。

    白真看着凤凰离去,不禁叹气,怜悯的望向南宫正,追女人能追到他这份上,也没谁了,活该被人厌恶。

    凤凰可是妖神宫长老,别看她平时幽居闭关,不理会外界之事,但真要计较起来,妖神宫的宫主都挡不住。

    白真为南宫正默哀,更是在冷笑,他是不会管此事,南宫正以他女儿做借口,触及到他的底线。

    若不是看在南宫正背后的人,早就灭了他。

    “别看我,你好自为之。”白真抱起小丫头,冷冷的瞥了南宫正一眼,踏步离开。

    “妈的,不就是一只野狐狸吗,哼,找我清算,真当我怕你。”

    南宫正阴沉着脸,恨声说道。

    ······

    另一边,杨邪疼的嗷嗷叫。

    “桀桀桀,爽,这血肉的味道,好爽。”

    血影如同吃了大补药一般,桀桀桀的不住怪叫。

    杨邪疼的小脸都扭曲。

    这血影太诡异,如同鬼魅一般,无影无形,穿梭任何障碍,每一次穿过身体,就是抽筋刮骨的剧痛。

    “小狐狸,这疼痛是不是很酸爽,桀桀桀,我们血影,可是七杀殿对付敌人的酷刑,我要让你体会十八层地狱的美妙。”

    美妙你妹啊,杨邪眸子里闪过戾气,不知道我能否碰触这家伙,若是能碰着,老子也让你尝尝我牙口的厉害。

    杨邪想到自身的异处,结界等能量他都能吞噬,这血影,看起来,应该算是一种能量吧。

    亮出锋利的牙齿,只要血影敢过来,他定一口咬去。

    很快,血影飘了一息,再次冲向杨邪。

    下一刻。

    “嗷。”

    两声惨叫骤然响起。

    杨邪强忍着剧痛,满眼激动,他真的可以触碰血影。

    只要能碰,他害怕吗,来个互相伤害又如何。

    “嗷,疼,疼,疼,疼死我了,你怎么能咬到我?”血影惊魂,不断颤秫,他的虚影竟然被咬去一口。

    要知道,血影其实是七杀殿抽取生灵的灵魂,以秘法祭炼,是以,杨邪一口咬中,其实是咬在灵魂之上。

    灵魂上的剧痛,想想就让人胆寒。

    “嘿,血影,你的味道不错,软绵绵的,跟棉花糖有的一比,来,咱们继续。”杨邪贪婪的露出洁白的牙齿,摩擦起来。

    这血影,竟然让他再次感受到灵魂上的异动,似乎快要觉醒了。

    这让他心惊,若是灵醒,那可是有大造化,所以,他迫不及待的想再咬上一口。

    “哼,我化为血雾,就不信,你还能咬到。”

    血影虚影暗淡,化为一缕缕,一点点,几乎看到不到。

    “你逃得了吗,一定范围内哦,这可是你自己说的,来,我们试试范围,看你会不会现出虚影。”

    杨邪贱贱的笑着,他也想不到,血影被咬了一口,竟如此谨慎,选择隐藏,他退了几步,要试出所谓的范围。

    两米···

    血影心在颤秫,他可是知道距离。

    杨邪继续退···终于当两人距离超过五米的时候,虚影倏地显现,然后再度出现在五米范围内。

    “哦,五米,咔咔咔,棉花糖啊棉花糖,你是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的。”杨邪怪笑一声,血影听了灵魂颤秫。

    棉花糖,他竟然被当成零食。这变化也太快了。

    血影看到杨邪亮出的小白牙,虚影差点消散,再来?想到刚刚的灵魂撕裂的剧痛,不禁后退。

    “小···小狐狸,咱打个商量,咱和平共处。”血影心虚的说道。

    “和平共处,行啊,不过,你让我疼了四次,还有三次,我得找回来。”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