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7章 爱的魔咒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传说中的传说,结果后的罪过,沉默的冷漠,爱情恼人的诱惑,当你从未来过,当我从未爱过,错!错!错!都是错,美丽而又绝望的错。

    送滕曼回去以后,我一个人推着电动车,在这月黑风高的夜晚,孤独地走着,孤独地想着,也许我是真的该放下了,她的心就像是一座花花世界,一个小小的我,充其量只是她花花世界里的一个小角色罢了。

    第二天一早,我还在梦里与周公厮杀,就被一阵电话铃声吵醒,是滕曼打来的,她让我送她回县城上班,我极不情愿,都已决定放手了,就不想再有过多的纠缠了,于是我说:“为什么不让你表姐送你呢?”

    她说表姐的车子坏了,我终究心太软,最后还是去了,路上她说好冷,我还是毫不犹豫地将防寒的外套给了她,这样以来,自己便冻的跟孙子一样了,她仍旧一句暖心的话都没有,好像我为她所有的付出,都是应该的,都是我欠她的。

    到了县城,她自去上班,我准备回家,这时刘情打来电话,问我中午有时间吗?我高兴万分,连忙说有啊!非常有,她说今天是礼拜六,想回家一趟,我说:“好的,那我中午接你回家吧!”

    她有些不好意思,说这样会不会太麻烦?我说不麻烦,送人玫瑰,手有余香,一点也不麻烦,然后她笑了,在她优美的笑声中,我仿佛徜徉在一个幸福的国度里。

    后来我去了网吧,快中午时,又去了四中,然后站在四中大门口,等着刘情的出现,不多久她终于出现了,在学生制造的人潮里,她的美是那么醒目,那么与众不同,让我不由感叹,今生能够遇上她,真是祖坟冒烟,前八辈子积了大德了。

    她也看到我了,远远地就冲我招手,我也冲她招手,然后她穿过人潮快步走向我,我也推着车子快步走向她,那一刻,我的心热血沸腾。

    直到我和她的距离只有半米左右,我们才各自停下脚步,她笑着,温暖地笑着,问我是不是等了很久?是啊!我等了很久,从早上等到现在,至少也有三四个小时了,不过我没这样说,只说自己也是刚到。

    然后我载着她,先是嘘寒问暖,后又问了她一些学习情况,生活情况,总之该关心的,不该关心的,我都一一说了,最后我说要请她吃饭,她笑道:“吃饭可以,不过不能让你掏钱,我已经很麻烦你了,怎好意思再让你破费。”

    你听听,多通情达理的姑娘,这样的姑娘能不让人心动吗?于是我说:“你是学生,身上的钱就留着买学习资料吧!让你破费的话,那我就是罪大恶极了,所以这顿饭,一定我请才行!”

    她说不行!我说行!就这样来回争执了几次,后来我还是说服了她,我说男人和女人去吃饭,买单的当然是男人了,不然别人看了会笑话的,总之我费了半天唇舌,她才终于答应。

    其实我们的午饭很简单,一人就是一碗土豆粉,她想必是为了替我省钱,这不免又让我对她在心动无比的基础上又增添了无比的心动。

    这边刚吃过饭,滕曼的电话又不识趣地打来了,说是让我过去一趟,我不想去,便问她有什么事吗?她说有事,我又问什么事?她说急事,我再问是不是非去不可?她说是的。

    没办法,我只好带着刘情去了,当滕曼看到我和刘情从同一辆电动车上下来时,她的眼神就很不友善地朝着刘情一阵乱瞄,难道她是见人家长的漂亮心生嫉妒了?还是见我和人家在一起,心生醋意了?

    我还在揣测她的心思时,她已经转过了脸,将一双含沙射影的眼睛看向我,很不客气地说:“怎么来这么慢,我饿了,你去给我买点好吃的。”

    我特别讨厌她这种颐指气使的样子,所以我张口就回绝了,说自己身上没带钱,她语带嘲讽,“我给你钱,不让你掏钱,看把你吓得。”

    我吓了吗?之前为她花钱,我何曾皱过一下眉头,现在我只是第一次拒绝她,她就说我吓着了,一个人怎么可以这么没良心?

    “你给我钱,我也不去,我马上就要送朋友回家。”我气道,随即想起了什么,便又怒道:“你说的急事,原来就是这事啊!还让我非来不可,早知道我就不来了!”

    她嘴上也毫不留情,反问道:“饿肚子的事,难道不是急事吗?是不是非要等饿死了,才算急事?你如果不想去,那你就走吧!”

    我怔了一下,她又催促道:“你走啊!还不赶紧走。”

    她的语气又冷又大声,我知道她生气了,但我不想惯着她,便丢下一句,“你怎么会是这样的人,烦人!”然后,我就招呼刘情上车,头也不回,绝尘而去。

    走远了,刘情很小心地问我刚才那女孩是不是生气了?我说没事,她就是那样的人,无理取闹,小孩性子,翻脸不认人,不用理她。

    是的,我以后都决定不再理她了,这些天,我宠她太多,显然已经把她给宠坏了,凭什么她可以高高在上?而我只能卑躬屈膝?

    我因为喜欢她,已经把自己的尊严弄的血肉模糊了,她却从不感恩,也从不感同身受,别以为我的世界离开了她,就会变得惨无人道,我现在告诉你滕曼,没有你,我一样可以活下去,而且还会活的很好很快乐!

    有些话总是说的理直气壮,慷慨激昂,当真正进入施工阶段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根本做不到,对于滕曼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