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章 拜山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龙三心中虽不情愿,但她怕王母当真送她回北冥去。她好不容易才从家里出来,可不能就这么回去。再说,她父王一向严厉,不许她做这又不许做那,整天把她关在宫里,就跟囚犯似的。龙三现在只要一想到笼中之鸟的日子就发怵,只得走到玄池面前道:“好,我就拜在你昆仑门下了。不过,我可不能拜你为师。”

    “龙三又胡说什么?”王母见她如此傲慢,尽管心中宠爱她,这时也不禁变了脸色。

    “无妨!”玄池淡淡道:“三公主肯拜在昆仑门下,此乃昆仑之幸。如果公主觉得在下不配做你的师傅,我看不如这样。仙师乃逍遥子道长,公主可愿做在下的师妹,同入逍遥子道长门下。”

    龙三再怎么孤陋寡闻,三界五大高手之意的白眉道长逍遥子还是听过的。她向来佩服有本事的人,朗声道:“好!那我就拜逍遥道长为师。”心想,你这么年轻,做我哥哥还差不多,我可不能拜你为师,那样岂不是很没面子?

    王母蹙了蹙眉,隐隐觉得这么做,似乎不太妥当,对玄池道:“玄池神君,这恐怕不太妥当吧?龙三她小小年纪,怎能一入山便获得如此高的殊荣呢?”

    玄池还礼道:“娘娘无需担心。仙师云游已然多时,要是他老人家见到三公主也一定会同意这么做的。”

    王母紧紧唇,似乎还有疑虑,但听玄池如此说,也只得罢了。

    眼看时辰已然不早,王母起身跟众位宾客到过别,又嘱咐了龙三几句,要她不可调皮,要听玄池掌门的话。龙三一一应了,王母不放心的瞧了她一眼,又转身跟玄池到了别,这才摆驾回天宫去了。

    王母走后,在座各派掌门,各岛仙君也陆续起身告辞。这一来二去,时间耽搁的久了些,等玄池他们回到玄圃堂夕阳已经溶进了西山之中。

    玄池向众弟子道了龙三的身份,又道:“从今往后,三公主就是你们的师叔了。你们待她要如对我一般。”

    众弟子都倒了一声“是”。玄池又转向龙三道:“你既进了昆仑的门,就得守昆仑的规矩。如今你也是昆仑弟子们的师叔,那些小性子可不能再耍了。往后要勤勤兢兢的练功,不可辜负了娘娘的一番美意。”

    龙三最怕人说教,敷衍道:“知道了,知道了!”说着打了个呵欠道:“我困了,我的房间在哪儿?”

    众弟子见这个新来的小师叔竟对掌门如此无礼,都不禁皱了皱眉。玄池见她如此,叹了口气,唤道心给龙三备一间房,再拍一个女道童来服侍她的日常起居。道心领了命,领着龙三回房去了。

    夜幕低垂,庭院寂静,一盏碧灯游移于曲廊之间,那微弱的灯光将庭前的桂花树照的更雪亮了几分,似有绝尘之色。

    龙三手腕轻轻一挥,一道青光划出,耳边只闻得一阵窸窣之声,一株雪白幽香的桂花枝已然跳入手中。她低头嗅了嗅那骨朵,微微一笑,模样甚是俏丽。抬头间,见一直背转身子的道心不知何时已经回过头来,怔怔的望着她,见她看向自己,连忙低下了头。

    龙三笑问道:“你看什么呢?你怪我毁了你家好好的一树桂花?”

    道心忙道:“没有,没有!只是。。。只是。。。”只是了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

    龙三性子顽皮,见这小道士羞羞涩涩,如此有趣,故意凑近他问道:“那是因为我脸上有花儿吗?”

    她话声清脆,周身散发出一股幽香,道心只觉心中一荡,连忙低头道:“不是,不是!小师叔别误会。只是。。。只是小师叔长得跟道心认识的一位故人十分相似。刚才小师叔低头嗅花的样子,恍如月中仙子,真是像极了那位姐姐。道心一时恍惚,实在失礼的很,请师叔责罚。”

    龙三见这笑道呆头呆脑的实在有趣,又听她称赞自己,心中欢快,笑道:“人都有相似,你一时恍神,又瞧在你夸我的份儿上就宽恕你了。”想了想又道:“嗯,你那位姐姐既跟我长得相似,那肯定也是一位美人了。她现在在何处?”

    道心鼻子一酸,低头道:“她。。。她已然不在人世了。”说着,擦了擦眼角。

    龙三没想到自己一句话竟惹的道心如此伤感,忙道:“我想你那位姐姐要是地下有知,听见你如此挂念她,一定会很开心的。”

    道心认真的看着她问道:“会吗?”

    “咳咳。。。那是当然了,当然了。”说着瞧了瞧天色,又说:“我的房间在哪儿呢?咱们都走了好一阵儿了。”

    道心忙道:“就在前面不远了,穿过廊子就是。”

    话落,领着龙三穿廊而去。

    ........

    静室之中,檀香袅袅,邪仙斜靠在窗棂之上,手中擎着酒葫芦,眉头深锁,像是在想什么心事。

    离他两丈之外,玄池则端坐在矮榻之上闭目静坐。两人如此状态依然有一炷香的时间了,忽听邪仙说道:“那个叫龙三的丫头长得很像若水。”

    玄池手指不易察觉的动了动,却没有搭话。

    邪仙瞧了玄池一眼,又道:“可她终究不是她。今日你与她比武,她虽招式变化繁多,但想必你也看出来了。那是崆峒的太清老鬼的幻影鞭所化,想来这龙三来昆仑的背后定然不简单。”

    玄池轻轻“嗯”了一声,仍旧闭口不言。

    邪仙见他如此,邹眉走近道:“你该不会因为那丫头长得像若水就心软了吧。她不是崆峒的奸细倒也罢了,万一她真的别有所图怎么办?玄池,你不可不防啊。”

    玄池定定望了望他,说道:“前辈放心,玄池心中有数。今日与龙三比武之时,她虽招式狠辣,但我看的出来,她还是留有余地的。或许,她并不是一个心狠手辣的姑娘,只是年纪小,性子急罢了。”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