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我回来了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初秋时节,烈日当空,枝头上的知了发出一声声短促又急躁的鸣唱,这是他它留给这个世界最后的歌声。

    远处山路上走来一个身穿军装,背着行囊的年轻人。

    山路两旁,秋天迷人的景色吸引不了年轻人看一眼,也留不住年轻人急匆匆的脚步。

    绿色军装是这个时代最时尚,也最流行的衣服,黄绿色的军装走到哪里都是一道亮丽的风景。

    军装是多少年轻人的梦,城里的孩子都会为拥有一身绿色的军装,而兴奋的睡不着觉。

    这个年轻人一看就知道不是那种追求时尚的,而是一名真正的军人。

    行色匆匆,步伐却丝毫不乱,要是用尺子量的话,年轻人迈出的每一步,步距都是一样大小。

    烈日当空,没有一丝风,整个空气都是沉闷的,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汗水蹋湿,依然没有影响年轻军人坚定的步伐。

    说是行色匆匆,是指年轻人的脸上,挂着着急又有些兴奋的神色。

    这个年轻军人就是张狼,刚刚从越南战场上下来,辗转几千里,终于回到了阔别已久的家乡。

    快步走进村庄,离家五载,村庄的一切都还是那么的熟悉,低矮的土房子,高大的老槐树,不止一次出现在张狼的梦里。

    如今再次见到梦里的场景,是那么的亲切,张狼的步伐更加紧凑。

    “狼崽回来了?长高了,也更加结实了,都快认不出了!”

    “狼叔回来了?”

    “狼爷回来了?”

    刚走进村庄,张狼就被一群晒暖的老人给围了起来。

    “是啊!大哥忙着呢?今年地里收成怎么样?”

    回家的紧迫被打断,张狼只好按下急躁和围着他的老人一一打招呼。

    这些人同村同族的亲戚,张狼的爷爷是兄弟几个里面最小的,他爹也是同辈中最小的一个。

    这就造成了张狼年龄虽小,但是在村子里辈分很大,像围着他的这些六七十岁的老人大部分都是平辈的,甚至少数几个比他矮两辈。

    张狼从兜里掏出香烟撒了一圈,又陪他们聊了一会,才告辞往记忆深处的家走去。

    随着家门临近,张狼的步伐变的有些迟疑,心情有些忐忑不安。

    张狼内心藏着一个巨大的秘密,这也是他刚从战场上下来,就迫不及待的往家赶的原因。

    终于可以弥补心中那道永远的伤痛,记忆里也是今年的冬天,当自己晋升营长,拿着战斗勋章,兴聪聪的赶回家的时候,却再也没有见到思念已久的母亲。

    操劳过度的母亲一场普普通通的感冒,却因为贫穷不舍得看病买药的钱,最终没能挺过来,就那么撒手而去,临死还念叨着自己。

    站在家门口,耳边还回响着营长和团长的咆哮声,“你个狗日的狼崽子!部队培养你这么多年,就换来你一句复原转业?你对的起党,对的起国家吗?”

    张狼知道营长团长是为自己好,因为上一世,再过不久自己就被提拔为营长。

    也许这个时候,师长已经签署完自己的任命。

    可是为了不再留下遗恨,为了不再每年清明,都哭的死去活来。

    张狼还是咬着牙说道:“我要复员,哪怕不给我分配工作,我也要复员!我要回家!”

    “你狗日的听不懂人话?”团长气的大骂。

    “我让你复员!我让你不要工作,我让你回家!”营长一边踹,嘴里一边骂着。

    “我就是要回家!”张狼仰着头,一动不动,任由营长一脚一脚揣在身上。

    你……你个狼崽子,你想气死我?”团长也忍不住也踹了张狼一脚。

    …………

    欧了好几天,团长最终还是无奈同意张狼复员转业的要求。

    这也是团长照顾张狼,不然战时除了伤残,是不允许复原转业的。

    以伤残军人退伍转业,还给开了伤残证,创伤后精神紧张性障碍。

    天知道那是什么玩意,张狼发誓自己无论是身体还是精神都非常的健康。

    没辙,团长嫂子帮忙给开的医学证明,据说团长嫂子扒了好几天医学书,才找到这么个医学名词。

    拿医学证明的时候,又被团长踹了好几脚,张狼也只能干挨着。

    …………

    “大哥!?真的是大哥!”一个清脆的声音打断了张狼的沉思。

    “大哥!大哥!太好了,你可回来了!可想死我了!呜……呜呜”一个女孩扑倒张狼的怀里哭了起来。

    这是大妹,比自己小一岁,张狼拍拍大妹的后背,安慰道:“好了,别哭了,哥这不是回来了吗!”

    “哥!走回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