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61章 商讨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到了楼上雅座,安王确实已经等候多时。

    桌子上的菜肴也都尽数凉透了。

    知道这是特意做给他看的齐修远堪称从容的就自己让对方久等的事情表示了真挚无比的歉意。

    这样油盐不进,丝毫不以他的下马威为耻的齐修远让安王几乎想要下意识的揉弄一下胀痛的太阳穴,这次为了将齐博伦一举擒获,他已经有好几天没有认真休息过了。

    “不知王爷这回找在下有何要事?”齐修远在安王的抬手示意下,在客座上坐了下来。赵廷凯略微踌躇了下,选择坐在他的身边——算是变相的表示他愿意在两人谈崩后为之转圜的态度。齐修远对此很是感激的冲着他微微一笑。赵廷凯几乎是条件反射的红了耳朵。

    眼见着自己外甥被对方的高超段数吃得死死得的安王还真不知道自己是该哭还是该笑。

    他清了清嗓子,咳嗽一声,借此重新把主动权拿了过来。

    “经过这一段时间的不懈努力,本王已经查找到了齐博伦与——你们两个母亲的行踪。”

    赵廷凯闻听此言,几乎是下意识地问:“我阿娘怎么样?她还好吧?”

    齐修远的脸上也露出关切的神色。

    安王不动声色地扫过两人的面部表情,特别是齐修远的,“找到他们的暗卫说,你们的母亲精神还很不错,他们现在就住在广赟江那头的玉溪镇上。说来也怪,齐博伦并没有限制你们母亲的自由,暗卫不止一次的看到她一个人独处,而齐博伦并不在她身边。”

    “所谓的一个人独处,恐怕也只是表面上的。”齐修远对自己那个变态父亲知之甚详,“我敢肯定,在王爷你暗卫没有注意到的地方肯定有其他人在潜伏着,只要郡主娘娘稍有异动,恐怕这点表面上的自由,都没有了。”

    安王若有所思地敲着桌面,让齐修远继续往下说。

    “有道是吃一堑长一智,经过上一回在百川府府郊小庄子上发生的事情后,我父亲不可能再把郡主娘娘放在一个没有丝毫保障的地方,因此,他一定派了很多人在周边看守。”齐修远言简意赅的把自己上回是怎样把安灵韵‘偷’出来的往事说给舅甥俩听。“这回我们要救人,一定要做好充分的准备——要是人没救出来,反倒把我父亲给激怒,那可就太得不偿失了。”

    “不错,提醒的很周全,你觉得我们接下来应该怎么做?”安王一副求教的口吻问齐修远。

    如果是其他人被一个王爷如此这般虚心请教,恐怕早就飘飘然的不知道身在何地。

    齐修远却表现得十分宠辱不惊。

    他对安王微微一笑道:“王爷这是在与在下开玩笑了,您的心里明明已有章程,怎么还来问在下应该怎么做呢?”

    ——就是再自视甚高的蠢货,也不可能在这样的情况下喧宾夺主,惹来更多没必要的猜忌吧。

    安王竖起大拇指,大笑着说了句“后生可畏”。哪里还要当初第一次见面时所刻意表露出的不屑一顾和剑拔弩张。

    “本王这次特意把你叫过来,除了因为你也是韵娘的儿子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本王这次不打算再对你父亲有任何留手,他必须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安王神情严肃地说:“希望你能够理解,不要因此而对我们产生芥蒂。”

    “在我父亲心里,我一直都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存在,他对我没有丝毫父子亲情,我也不会一意孤行的把他放在心上,因此,你们想做什么就做吧,我不会因此对你们产生任何没必要的芥蒂。”齐修远没有任何犹豫的说。

    当初齐博伦明知道安王要对他下手,却幸灾乐祸的选择旁观,如今的他也不过是做了与齐博俭同样的选择。没什么好感到内疚惭愧的。

    赵廷凯与他父亲的感情不错,很难理解齐修远的这种心态,不过他相信齐修远不是那等冷漠无情之人,因此并没有因为齐修远的选择就看不起他,而且他对齐博伦实在是没有半点好感,巴不得他倒大霉,因此也掺合着对齐修远说:“那样的狠心父亲,有跟没有又有什么区别,他要是真为此而见了道君老爷,对你来说才是解脱呢!”

    “廷凯!”安王警告似的唤了声外甥的名字——这样的话不是他有立场说的。

    赵廷凯摸了摸鼻子,比划着做了个“我不说话了”的噤声手势。

    “廷凯这孩子被我们宠坏了,说话总有些口无遮拦,你可千万不要怪罪于他。”安王警告过自己的外甥后,对齐修远打着圆场。

    “廷凯弟弟心直口快,我喜欢都来不及了,怎么会怪罪于他。”齐修远笑眯眯地看了赵廷凯一眼。>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