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269.第 269 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是吗?我还以为你很喜欢蝴蝶。”白沉故意在语言中布下了陷阱。

    “为什么立夏会那么认为?”草灯丝毫没有发觉,就这样一步一步的落入其中,“因为我总是在画蝴蝶吗?”

    “很简单的答案。”白沉轻轻笑了起来,那双看向草灯的眸子仿佛洞悉了一切,“我只是觉得没有人会反复描绘和收集自己讨厌的东西,草灯,你真的讨厌蝴蝶吗?”

    “……”草灯的表情骤然凝滞了一瞬。

    白沉没有错过这个机会,而是加了把火道:“还是说……你讨厌的是如同蝴蝶般脆弱的自己?”

    白沉的话语犹如一把利刃,鲜血淋漓地剥开了草灯所有的伪装,直指草灯的内心深处,让草灯的瞳孔无法控制地放大。

    “在我看来,你不断重复地描绘这些蝴蝶,是希望它们有不同的结果吗?”白沉走到了草灯的画板面前,“只是可惜不论怎么描绘,你的蝴蝶始终千篇一律。”

    草灯垂下的手无意识的攥紧了拳头,过了几秒,拳头缓缓松开,如同他的内心的狂风暴雨被强行压了下去一般。

    “立夏还真是犀利。”草灯还是像往常那样,试图用笑容蒙混过关。不去深究,不去追寻,只有这样,才能维持现状,只可惜白沉不想这样简单就放过这个男人。

    “你知道我为什么这样说吗?”白沉用指腹轻轻摩/挲着油画的边缘,“因为你描绘的蝴蝶总是死气沉沉,就好像它们的翅膀只是空洞的装饰,没有可以飞翔的力量。”

    “……”

    “所以它们飞不出这个相框,总是被禁/锢其中,就像你一样。”白沉抬眼看向了草灯,这个男人移开了视线,似乎不敢直视白沉的眼睛。

    逃避吗?恐怕一直以来,这个男人就是那么活下来的。

    “想知道可以飞出这个相框的办法吗?”白沉轻轻笑了起来,就像不谙世事的孩子般天真,“只要把相框破坏就好了。”

    草灯没有说话,但是他的身体微微颤抖了起来,想必内心已经受到了极大的冲击。

    白沉没有放过这个机会,虽然是略显稚气的嗓音,但却富有强烈的节奏感,让人情不自禁地深陷之中。

    “草灯,你知道吗?蝴蝶被做成标本,不仅仅因为它们美丽,而是因为它们太容易被捕捉了,所以就算被做成标本,成为了收藏品之一,也有太多其他的标本可以代替它。”

    “最终蝴蝶只是随时可以被抛弃的存在罢了,既然如此,老老实实地被做成标本,一辈子被禁锢于相框之中又有什么意义?人类这种生物,最珍惜的往往是无法得到的东西,一旦认可了自己的命运,再也无法飞翔的话,那一切就真的结束了。”

    “……”草灯用手捂住了脸,他不该失态的,至少不该在立夏面前如此动摇,可或许是立夏对他说的这番话,又或许是现在的气氛使然,让他无法再靠大人的幽默和狡猾敷衍过去,也无法再像过去那样游刃有余地抽身。

    火候差不多了,也该最后收网了,白沉伸出手,轻轻地推了一下画板,画板迅速坠落,发出了沉闷的声响。

    这一刹那,犹如慢动作般,急速坠落的蝴蝶仿佛突然有了生命力,拼命挥翅想要逃离画框,可最终它们只是随着那声沉闷的声响,渐渐消失不见。

    草灯的视线始终停留在画板上,他的内心很清楚,这不过是由于物体快速移动而产生的错觉,并非蝴蝶真的动了起来,只是视觉上给人这样的错觉罢了。

    可是当产生那种幻觉的时候,他仿佛感到周遭的一切都远离了他,他的世界之中只剩下了那只孤零零在飞舞的蝴蝶。

    痛苦?悲伤?不,草灯从未有过这样的感觉,他没有想要的东西,如果有,那也只是作为战斗机继续存在,可是那个刹那,他确实产生了一种冲/动,仿佛只要伸出手,他就能抓住那只蝴蝶。

    他一直渴望,一直描绘,却从未真正得到过的东西。

    “草灯。”白沉叫唤的声音打断了草灯的思绪,他抬起头,接触到白沉那双黑白分明的双眸时,他的心底轰地一声,有什么东西渐渐开始苏醒了。

    “你不觉得吗?”白沉在脸上扬起了笑容,“蝴蝶还是活着的时候最美,下次一起去公园给蝴蝶拍照吧。”

    草灯没有回答,他弯下腰,捡起了地上的画板,看着画纸上的蓝色蝴蝶,过了很久,他才无奈地笑了起来,“能和立夏一起去公园是我的荣幸,立夏可不要食言了。”

    “我不会食言,只要草灯一直留在我身边,我们就能用相片留下更多的回忆。”这是很符合立夏性格的一句话,立夏害怕自己被遗忘,所以总是喜欢用相片来证明自己曾经存在过,但白沉在这个时候说这句话的真正意义却并不止如此,可惜草灯没有发现,不仅如此,草灯还宠溺地开口道:“真希望明天就能和立夏一起去公园。”

    看来这波心灵鸡汤倒是喂得挺成功的,白沉很清楚虽然他的话让草灯产生了些许动摇,但还没有到完全能改变草灯的地步,充其量只是在对方的心里埋下了种子而已,可这样对于白沉来说已经足够了。

    由于经常和草灯相处,白沉和草灯的关系也拉近了不少,两人在战斗上的配合也非常默契,原本奈津生还老想着要找回场子,可后来发现白沉和草灯的组合越战越强之后,他也学乖了,挑战谁不好,干嘛非要挑战立夏呢?他才不是打不过立夏,只是他们是朋友,万一打伤了立夏那多不好,没错,就是这样。

    草灯以前从不过问立夏的事情,可最近也会问起齐藤他们,这是一种好的转变,也是白沉希望看到的变化。草灯没有选择继续逃避下去,如果是以前,草灯绝不会主动问起齐藤的事情,因为他知道不该去深究,也害怕深究之后,再一次迎来被抛弃的结局,可是现在的草灯却没有回避,这代表这个男人已经在潜意识里对他产生了信任。

    而信任……往往是背叛的开始。

    白沉从没刻意隐瞒过什么,他热情地把草灯介绍给了齐藤他们,虽然他表示了希望草灯能和齐藤他们好好相处,然并卵,齐藤对于草灯的偏见不是一天两天就能放下的,尤其是白沉还表现出了对于草灯的重视,这让齐藤更视草灯为对手,只是碍于白沉的面子,齐藤无法做得太过分,至少在表面上维持了和草灯的和平。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