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18章 气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忽然,有两名正在给NPC传功的近战打手,都被中了蛊毒的队友连着砍了几刀,生命力不到10。

    而这个时候,花骨朵发现可以自由移动的夏薏淼竟然也中了蛊毒,不能控制自己的身体。

    如果她不帮着夏薏淼,那么那两名近战打手很有可能会重伤。

    想到这一点,她哪里还顾得上自己跟夏薏淼的比试,不管怎么说都不能让队友重伤啊,于是她连忙对着那两名生命垂危的队友依次使用了百花阁奶妈唯一的单目标恢复技能百花露。

    然而,不幸的事情,就在花骨朵让第一名近战打手的生命力回到安全值的时候发生了。

    由于除了花骨朵跟夏薏淼以外的所有奶妈都为了夏薏淼之前的话非常生气,他们不想帮助夏薏淼,也没有关注除了NPC之外其他人有没有危险。

    花骨朵可以同时照顾远程打手和一名近战打手,但是她没办法同时照顾所有人,另外一名生命力很少的近战打手没有获得任何奶妈的关照,被另外一个中了蛊毒的人打成了重伤。

    上一次的经历告诉众人,只要有一个人重伤,这场战斗就不会胜利,于是凤渊当机立断,下令让剩下所有人都从战圈中撤离。

    因为现在没有百花圣露的加持,所有人的生命力都很少,这使得有些人在撤退的时候不幸重伤。

    刚一脱离战斗,夏薏淼又不安生了,她嘲笑道:“之前是谁说要比的,现在我们来算算,我看着的近战只死了两个人,但是某人看着的远程却死了五个哦。”

    花骨朵很无语,这种话夏薏淼居然都能说得出来。

    最先重伤的明明就是近战打手,而远程打手都是在撤退的混乱中重伤的。

    撤退的时候,BOSS的攻击力已经增加了一倍,远程打手的防御力、生命力本来就不如近战打手,更何况当时那些没有被减速的小怪也追上去攻击了远程打手,这才使得远程打手一连重伤了好几个。

    要不是花骨朵在众人撤退的时候还不忘使用大招百花仙露,刚刚重伤的人肯定不止这么一点。

    谁强谁弱,谁应该为自己的水平太差而感到抱歉,明眼人一看便知。

    不过现在花骨朵不想跟夏薏淼讨论这个问题,她只想问,“妹子,我可以知道你刚刚为什么也中了蛊毒吗?近战打手第二阶段因为要给NPC传功,所以他们不能动,但是你不是近战打手,你是可以动的吧,蛊虫那么大一只,你都看不到的吗?”

    问着问着,她越来越气。

    本来第一次战斗他们就应该战胜巫林的,就算夏薏淼站着不动当摆设,也比呆头呆脑地自己撞BOSS自杀来得好。

    本来刚刚那次战斗也能战胜巫林的,就算夏薏淼每次只能给一个人恢复一点点生命力,也比笨手笨脚地撞蛊虫失去战斗力来得好。

    “喂,团长夫人,你别对淼淼那么大声,她还是个孩子,有话好好说,”小光头护在了夏薏淼的前面,面色不善地说,“再说,第一次战斗没出蛊虫淼淼就死了,她哪里知道蛊虫要怎么应对?”

    “是啊,团长夫人,淼淼年纪小不懂事,她可能以为蛊虫是可以踩死的,才会撞上。”黑果也站了出来,他的语气虽然没有小光头那么强硬,但表达的意思是差不多的。

    小光头和黑果还真是夏薏淼留在身边时间最长的护花使者,花骨朵非常好奇,他们的心到底有多大,居然能忍受得了总是颠倒黑白的夏薏淼。

    那两人的话,花骨朵只觉得好笑,这年头难道流行“我不懂我光荣”?

    她双手抱胸,斜着眼睛看着夏薏淼,讽刺一笑道:“玩《刀剑江湖》这么久,我怎么就没听说过有哪个BOSS放出的技能可以踩,你们这条建议不错,可以去官方论坛说说,说不定以后还真会设计出这种技能。”

    “你、你、你你你……”夏薏淼似乎被花骨朵激怒了,她跺着脚生起了闷气。

    不知是巧合还是夏薏淼有意为之,总而言之当所有重伤的人都重新回到战圈外,凤渊开始总结上一次战斗中可以改进的地方时,夏薏淼“哇”一声,哭了出来。

    一开始是小孩子似得放声大哭,但哭着哭着渐渐变成了掩面啜泣,一边哭还一边断断续续地抱怨道:“我、我不是故意的嘛,我只是、只是想帮近战哥哥姐姐们挡住蛊虫,我不想他们、他们受到伤害,再说了,我本来是一个打手,被团长夫人强改成了奶妈,这、这一切都是团长夫人的错啦!”

    说着,夏薏淼蹲了下来,抱着腿无声地抽泣着。

    夏薏淼伤心的表现没有得到花骨朵一丝的同情,毕竟同样的招数花骨朵已经领略过很多次了。

    看到这样的夏薏淼,她第一个感觉就是这个妹子病的不轻根本没救了。

    她往前走了几步,在夏薏淼的前面停下,低着头俯视着在地上缩成一团的夏薏淼说:“妹子,你是不是有少女痴呆症,刚刚明明是你自己切奶的,怎么这会儿就变成是我让你切的了?”

    夏薏淼的身子明显地僵了一下,不过很快她又恢复了继续抽泣。

    哦不,也许夏薏淼这回哭得更伤心了,她抬起头委屈地看着花骨朵,咬着下唇再次断断续续地说:“如果不是团长夫人太水了,我也不会切奶啊。”

    花骨朵觉得自己快要被夏薏淼的神逻辑气笑了,她一边皱着眉一边无奈地笑道:“呵呵,到底是谁水啊。”

    “哥哥姐姐们来帮小妹评评理,”夏薏淼抢在花骨朵的前面说出了后者正准备说的话,“如果不是团长夫人一定要比,那么哥哥其他奶妈哥哥姐姐们也不会只管着NPC的血,那样他们就可以在意外发生的时候,及时补救了。”

    花骨朵觉得今天的夏薏淼还真是让她大开眼界,一会儿颠倒黑白,一会儿又恶人先告状。

    嘿,她真期待夏薏淼听到团员看法的那一刻,因为那一定会让夏薏淼非常没有面子。

    然而,一分钟过去了,她却没有听到任何除了夏薏淼以外的人说话。

    她疑惑地扫了一眼人群,发现大家都是一副为难的表情。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