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盲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叶小姐,好早阿。”收银台的年轻小妹亲切地对着少女打招呼,附近其他的客人也忍不住看了少女一眼。

    少女的外表十分引人注意,她年纪很轻,左手却拄着拐杖,右手则牵着一只配有类似马鞍装置的拉布拉多,往上看,可以发现她的眼睛没有焦距,空茫如死水。

    原本好奇的众人立刻转头,心底大多不忍。

    叶菲凡点点头道:”妳好,今天也要麻烦妳了。”

    “没问题,不过要不要先把多多绑到外面的竿子上,有些客人会怕大狗。陈大婶,叶小姐来了!妳来带一下”

    一旁在上货的中年妇人听见,立刻笑脸迎人的走过来:”我来帮你把狗绑外面吧!”

    叶菲凡把绳子交给对方,但还是忍不住对道:”今天不是多多,多多不太舒服,所以今天我让布布来带。”

    “布布?是妳新养的那只吗?”收银小妹看着少女身旁那只正呆呆打呵欠的拉布拉多,心里觉得跟上次那只没什么差别。

    “都是拉布拉多,认不出来是很正常的。”叶菲凡闲扯一句,但心底很清楚。对于一直陪伴她的多多,她永远能分辨出它的气味和位置。

    在陈大婶的帮忙下,叶菲凡很快就选购完一个礼拜的食物和琐碎的用品。

    “怎么买那么多东西?”

    叶菲凡听着条形码机哔哔不断的工作声,想到一会还得拜托大楼的管理员替自己提上去,顿时有些不好意思道:”听广播说最近气候异常,可能有什么大型台风要来,所以想把东西买齐一点,也能少麻烦大家一点。”

    叶菲凡虽然是残障人士,但她年纪轻轻,待人温和,说话柔柔细细,所以与她来往的人都对她很有好感,不过任谁看到一个本该花样年华的少女空茫着双眼、在老人小区孤独过活应该都会心生怜悯。

    在结账的收银小妹急忙说着不会,扶着叶菲凡的陈大婶也点点头同意道:”最近新闻的确常常在播,我会劝老板多进一些货来。”

    结完帐后,叶菲凡推着买菜的篮子,牵起已经等着不耐烦趴在地上的布布,步伐缓慢地离开了超市。

    后头的人看着那道纤细的背影,忍不住在后面念道:”你瞧,你多幸福,虽然收银的工作赚不了什么钱,但好好存还是可以上个大学,拿个文凭,但那个小姑娘只怕是一辈子都走不出这里了。”

    收银小妹嘟了嘟嘴,往门口探去还能看到少女的人影,就知道她走得是如何小心翼翼:”怎么都不见她的家人来看她?”

    刚才还热心亲切的陈大婶立刻八卦起来,她神秘兮兮向前:”小萝,我信任妳才告诉妳的,你可别到处乱讲,我听说叶小姐的家世很不得了,所以才付得起在这个小区的生活费,不过她的父母老早就离婚了,以前来看过几次,离婚后都是只汇款不看人了。”

    “这、这太过分了!”

    吴丽萝不敢置信,她虽然课业不好学坏了一阵子,但父母依旧疼爱她、支持她,所以她理所当然认为父母应该是能包容孩子全部的缺点,并且一路扶持着孩子长大,所以叶家父母的行为在她看来简直是既冷血又不可思议。

    “哪有什么过份……有钱人都这么任性,嫌麻烦反正也离婚了,就把孩子送得远远的。现在知道自己有多幸福了吧?好好工作!该加班就加班,别老是抱怨!”

    “知道了啦……”吴丽萝嘟着嘴,陈大婶是她妈妈的朋友,她以前叛逆辍学的事陈大婶通通一清二楚,现在自己在妈妈的介绍下来这里工作,陈大婶更是自动化为妈妈的分身,一双铜铃大眼死盯着自己,务必要确认她是真的”改邪归正”。

    “知道就好!我跟你说……咳咳咳!!”陈大婶突然被呛了好几下,仔细一瞧,一向红润健康的脸隐隐苍白。

    吴丽萝虽然嫌她啰唆,但一直受到她照顾心底还是很尊敬的,所以立刻上去关切:”陈大婶,不舒服就去诊所看一下吧,这里有我和其他人守着。”

    “普通感冒,过几天就好。”陈大婶不以为意,但又低头狠咳了几声。

    吴丽萝知道她虽然年纪大了一点,但肺活量大、身体也比同龄人还健壮,从没见过她虚弱的模样,这一瞧更担心了:”诊所就在转角,就去看一下吧!我下班陪你过去!”

    陈大婶靠着收银台,稍微喘了一下:”就说不用了,你要是想借口提早下班,老婆子我就算咳死也不会去看!”

    “唉!怎么这么说阿!”吴丽萝心里抱怨:狗咬吕洞宾,她就那么靠不住吗?

    “八成是流行感冒,来得快去得也快,像是昨天来卸货的李叔也好好的,今天却来了个新小子,说是李叔病了,不来了。”

    吴丽萝心直口快:”说不定陈姨就是被他传染的!这小区的老人都不爱出去,定是外头的人带来病菌的!”

    陈大婶啐道:”妳也不住这,说不定就是妳传染给我的!”

    吴丽萝反驳:”我又没感冒!”

    陈大婶懒得跟她扯淡,抬了抬肥胖的身躯,丢了一句话在后头:”真的关心我的话,今明两天留下来帮我清点货品。”

    吴丽萝真想打自己的嘴,怪自己鸡婆。

    叶菲凡不是天生就看不到,也不是生来就被嫌弃。至少在三岁前叶菲凡还是一个健康可爱、被父母捧在心窝里的掌上明珠。

    但在叶菲凡满三岁那年,父亲酒驾,没有被安置在安全椅上的叶菲凡头部受到重创,虽然侥幸存了一口气,但却被医生宣判视力衰弱、活不过十五岁。

    之后十岁父母离婚,已经完全失明的叶菲凡被父亲带走,也不知道是不是羞愧心和大男人的顽固作祟,叶菲凡的父亲不常来看她,甚至可以说是怕看到她。叶家不缺钱,叶菲凡在十二岁被送到一所设备高级的盲人寄宿学校,之后便再也没回到”叶家”。

    然而,在叶菲凡安然活过被医生诅咒的十五岁后,叶家并没有继续让她就学,而是将她送到了专门安置老人的赡养小区,意思是要尽了最后的责任,摆脱这个无声的负担。

    于是叶菲凡就被当作半入棺材的垂暮老人送进了小区,从此,叶家在无音讯,只有每个月固定汇入赡养中心的生活费提醒叶菲凡她还有”家人”。

    “非常感谢你。”

    “这是我的工作!别那么客气,叶小姐。”

    管理员替她把大包小包的塑料袋放在餐桌上,然后笑呵呵和她说了几句关怀的话,贴心带上门离开了。

    他没有走很远,虽然很细微还夹带着脚步声,但叶菲凡还是听到了:”唉,好好一个漂亮的小姑娘偏偏看不见,可怜阿,大概要孤老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