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46章 番外——二十年(终) 不忘初心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那老人家显然也不是个多话的,只甩了一下手臂,就要甩开高伟扶着的手。

    这边高新一看,这人的手臂上面既然破了一块皮了,显然是刚刚擦到地面上了。他心里起了愧疚,赶紧道:“大爷,我送你去医院检查一下吧,把伤口包扎包扎。你别担心,医药费都是我出的,不会骗你。”

    “不用了。”那人一口拒绝,说着就要走。

    “哎,您先别走啊。”张慧芬见自己儿子和男人跟一个老人家拉拉扯扯的,担心两人吓着人家了,赶紧从车子里下来了。见人要走,忙叫住了。“老人家,您别担心,您身上的伤口是我儿子造成的,我们就得负责任。”

    “是啊,大爷。”高新赶紧道。

    “我是真的没事。”男人似乎有些不耐烦了,狠狠的回头瞪了一眼张慧芬他们。只不过在看清楚了眼前的人后,瞳孔突然缩了一下,眼中满是吃惊。

    张慧芬见着他的脸后,顿时觉得有些熟悉。不过她倒是没想起来,只道:“老人家,我们是不是见过面啊。我之前也在这一带住过的。”

    听着这声‘老人家’,那人脸色一青,显然有些愤怒。

    张慧芬见他这个样子,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她从包里掏出了几百块钱出来递过去放在了他手上,“既然你不想和我们一起去医院,这些钱你就拿着吧,找个时间自己去看看。”

    这人僵硬的低着头,看着手里的钱。

    高伟见状,微微眯了眯眼睛。他不动声色的打量了这人一眼,然后伸手揽住自己媳妇的肩膀,笑道:“好了,我看人家还有急事呢,咱们就别耽误了。高山他们还等着呢。”

    张慧芬笑着点了点头,跟着一起上了车子。

    高新见爹妈都上了车子,也赶紧跟着上车子坐到了驾驶座。他看了眼发呆的老人家,然后把方向盘打了个转儿,就把车子调了个方向,从那人旁边直接开走了。

    坐在车上的张慧芬脑袋里一直不大平静。她一直想不清楚到底这人是谁,但是又觉得应该是认识的人。

    那个人……

    “妈,你可得记得帮我和萝姨说我和月月的事情啊。”高新还不忘了提醒自己老妈要帮着追人家姑娘。

    对了,是薛邵!

    张慧芬心里一紧,只一瞬间,一只大手握了过来,牵住了她的手。“不舒服吗?”高伟担忧的看着她。

    “没事。”张慧芬笑着摇头。她静静的靠在高伟的肩膀上,闭着眼睛,想着刚刚见过的那张脸。

    是啊,越想就越熟悉,原来是薛邵。没想到一晃二十年过去了,他竟然变得自己都认不出来了。也许是自己刻意的不曾去记得他吧。

    毕竟在自己的人生中,这段经历并不算美好。自从嫁给高伟之后,她就更加一心一意的守着这个男人,守着这个家,对于曾经的一切都恍如一梦一般。有些人和事也在被她刻意的忘掉了。

    此时,她倒是要庆幸自己的记忆力差了,要不然刚刚若是认出来了,该如何自处?即便高伟说不在乎,但是在自己的儿子面前介绍自己的前夫,也不算是一件好事。

    想到这,她轻轻的提了提嘴角。

    高伟一直看着她,见她笑了,也跟着笑了起来,“想到什么高兴的事情了?”

    “没有,就是觉得,我儿子这脑袋没随了我,其实也是好事。”她随口说了一句高伟常说的话。

    高新却笑嘻嘻道:“妈,我最庆幸的还是我长得像你,要不然我顶着我爸那张脸,还真是不好意思去追人家小姑娘。”

    “臭小子,你说谁呢?你妈都被我追到手了,你还敢质疑你老子的相貌?”

    高新一脸无畏道:“你就吹牛吧,我都听我李叔说了,当初你为了娶我妈,都装孙子了,哈哈哈哈。”

    “臭小子!老子回去非得好好收拾你!”真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高伟气的脸黑乎乎的,心里又怨着李高山这个老小子竟然下自己的老脸,看他到时候怎么把他闺女抢过来当儿媳妇。

    此时荒凉的水泥路与车里的热乎乎的情景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薛邵站在原地看着车子离开的方向,一直站了许久许久。

    如果不是手臂上面传来的痛楚,他真的以为自己是做了一场梦了。他竟然看到了张慧芬,这么多年了,自己竟然还能清晰的记住她的容貌。

    想着她刚刚一口一个老人家的叫自己,薛邵心里一阵的苦涩。

    他张开双手,看了看自己粗糙的看不出原形的手掌,又从地上的水坑中看到的自己佝偻的身子,满头的白发。

    难怪慧芬会认不出自己,就连自己,都想不出自己当年的模样了。

    想着刚刚看到的张慧芬,她衣着光鲜,身上的衣服都不起皱,一看就不便宜。而且二十年了,她竟然都没怎么变,还是当初的那个样子。说话的声音还是温温的,为人处事也是善良大方。

    他还记得慧芬的厨艺好,那时候自己出去跑业务,每天累得慌。慧芬心疼他,就给他变着法子的做菜。有一段时间,他深夜回家,慧芬都半夜爬起来给他做饭。而那时候他之所以深夜回家,是为了去陪着高敏母女。

    想想当年自己的所作所为,薛邵心里一阵的绞痛。

    原来当初两人结婚的那段日子,早已深入心中了。只是他为了追求自己的执念,所以瞎了眼,看不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么,以至于失去了这个女人。

    刚刚那个男孩子应该是她的儿子了,如果当初自己不和慧芬离婚,孩子应该也差不多了,也许还会比他大一点。那时候,两人才计划着要个孩子呢。

    而站在慧芬旁边的那个男人……

    薛邵佝偻的身子突然又向下垂了一点,原本应该属于自己的一切,终究是属于了那个男人。

    这些年,自己总是做梦,梦着自己根本就没有和慧芬离婚。两人一起兢兢业业的在阿萝的厂子里工作,一个做刺绣,一个做业务,生活越来越好。他们还生了个大胖小子,满屋子的跑着喊爸爸妈妈,等孩子长大了,他们就在县城买了个小铺子养老,儿孙满堂。

    梦醒后,只有苍凉的泪水,还有满室的漆黑。

    “薛老哥,赶紧上工了。”从远处传来了工友的喊声。

    薛邵赶紧抹了一把脸上不知何时流下的眼泪,赶紧着往工地的方向跑了过去。不管怎么样,他还得努力挣钱,闺女如今要出嫁了,他还得准备嫁妆呢。虽然不是自己亲身的,但是叫了自己这么多年的爸,好歹也是自己最后一点念想了。

    这么一段插曲并没有在张慧芬心里造成什么影响。

    跟着薛萝一起回了省城之后,她就寻了个机会和薛萝提了自己儿子的事情了。

    虽然已经相交多年,但是想着自己是惦记人家闺女的,所以总有些难以启齿。好不容易说完了之后,她又有些忐忑。

    “高新喜欢我们家月月?”薛萝很是诧异,眼神满是不相信。倒不是她不相信自己闺女的魅力,而是觉得两孩子这从小就没有好好相处过,一见面就闹腾,这怎么着也看不出什么感情啊。

    难道现在年轻人表达感情的方式都这么特别?

    见薛萝不相信,张慧芬赶紧替自己儿子保证,“他说他已经考虑好了,已经下定决心了。”接着又把自己儿子之前说过的话一字不漏的说给了薛萝听。

    薛萝听完之后,倒是没有立马表态。虽然她也挺喜欢高新这孩子的,不说高家的门第了,就说高伟两口子这为人处世的作风,她都乐意把闺女给人家照顾。

    但是……这一切都要看孩子乐不乐意啊。现在年轻人思想前卫呢,她可不敢擅自做主。

    所以对于张慧芬这边,她只能给了一个中肯的答复,“我没听月月说过,我得先和她谈谈,女孩子的心思总是比较细腻的。”

    张慧芬见她答应去问,就知道这事情是成了一半了,最起码丈母娘这关试过了。

    她赶紧道:“行,你帮我们家问问,不管成不成,咱们两家的交情不变。”

    “这个是当然的。”薛萝肯定道。

    吃完晚饭后,薛萝就给自己闺女打了个电话了,电话中,她把张慧芬替高新提亲的事情说了一番,末了也不忘问问她的想法。

    “其实我觉得还不错,高新这孩子我看着长大的,人好可靠。他爹妈都是正派的人,你去了他们家,肯定不错。”这是薛萝给自己闺女的意见。

    月月这边却立马苦着一张脸,“妈,我比他大啊,我可不想要姐弟恋。再说了,那小子从小就没有让我好过过,要是真的和他成了一家人,我不得被折腾半条命啊。”

    “呸呸呸,说什么呢。”薛萝不悦道:“反正我就是告诉你这件事情,再说说我的看法。至于你这边什么想法,你自己决定把。我和你爸爸都不是古板的人,你自己追求什么我们也从来不阻拦。但是你也要想清楚到底什么是好的,什么是不好的。爱情这种东西,你听着玄妙,但是真的过起日子来,你就会发现,其实是个很现实的东西。你现在还没有经历过,所以总是想着很美好,认为自己会遇上浪漫或者刻骨铭心的爱情,但是等你结婚后就会发现,细水长流才是真的爱。你现在之所以觉得高新不适合,无非是觉得自己会遇上合适的人,而且从来没有把高新往这个人身上想,所以会给你带来一种误导。月月,不管你以后的决定是什么,现在你应该公平度对待高新,把他往可交往的对象方面考虑,也许会有不同的看法。”

    为了让女儿能够做出正确的判断,薛萝愣是呼啦啦的说了一大通。

    电话这头的月月却沉默起来。

    她咬了咬嘴唇,显得很纠结,又有些不相信。半响,她才道:“妈,这种事情我也不能保证,我先试试看吧。”虽然她觉得试不试结果都一样,但是为了两家的情分,她还是不愿意做的太难看了。

    高新那个臭小子,怎么可能会是适合自己的人呢?

    月月这边没有做出决定,薛萝也没法子肯定的答复张慧芬。“这事情就看两孩子的缘分吧,咱们大人也不能过多的掺合了。”

    张慧芬是个明白事理的人,知道这事情强求不了。“我也是这么想的,儿孙自有儿孙福。”

    虽然如此回答,张慧芬心里却有些犯难了。她儿子那个执拗的个性,这回头该咋办啊?

    不过显然高新比她想象的要坚强的多。

    听了这个答复后,倒是显得很高兴,“哎哟,我还以为会直接拒绝呢,没想到这丫头竟然会同意试试,这就是好状态啊。”

    看着自己儿子笑着咧嘴的样子,张慧芬有些接受无能。她哪里知道,她儿子一早就准备好了作死的结局了,没想到竟然真的守得云开见月明,让人家给开了一点点的小缝隙。

    “我要是不把这丫头给娶回家,我就不姓高了。”他满脸的壮志酬筹。

    “不姓高,你姓什么?”高伟黑着脸站在他身后。

    某人得意道:“我姓李!要么嫁过来,要么入赘,反正都是我媳妇!”

    “滚你个兔崽子!”高伟毫不留情的一脚踹了过去,直接将人踹到了墙上趴着。

    张慧芬惊吓的赶紧去扶自己儿子,待看到自己儿子脸上的鼻血后,顿时瞪大了眼睛。

    高伟摸了摸自己的鼻血,然后满脸委屈的看着自己老妈,“妈,我爸把我打得流鼻血了。”

    接下来,高伟就被安排单独睡一间客房了。好在薛萝家的房间多,倒是不用他挤沙发。

    两人的假期毕竟是有限的,在省城休息了两天后,就要赶着回b市那边了。

    临走的时候,高伟还不忘了给自己的儿子加油打气。

    高新摸了摸鼻子,什么话也没说。

    倒是张慧芬和薛萝又说了好多话。见面的时候,感觉什么都不需要说,但是每次临别的时候,总是感觉有许多说不完的话。

    直等车子进站了,高伟才搂着自己媳妇上了车了。临上车的时候,他还不忘了给李高山一个挑衅的眼神。

    李高山眯了眯眼睛,有些莫名其妙。

    倒是薛萝叹了口气,和高家的这门婚事,她是乐见其成,就是不知道闺女清不清楚了。这一切,还真的得看小辈们自己了。

    月月自然是很不看好高新的。

    自从从自己妈妈那边知道了高新那小子对自己的企图后,她就有心避开了。但是感情这种东西,实在有些莫名其妙,无法捉摸。

    先前不知道的时候,她就压根不把高新当异性看,当然也不是女人,而是作为一个完全不用考虑性别的生物体。

    但是现在知道了高新喜欢自己之后,她这小心肝就不受控制一样,每次遇上高新,还没说话呢,就扑通的跳个不停。害的她连装高冷的机会都没有。

    而且在宿舍的姑娘们谈起学校的某个帅哥的时候,她也会暗自把高新拿出来比较比较。等比较完了,她才发现,自己竟然把高新当做男人了。

    有一就有二、这样的事情多起来了,连月月自己有有些害怕和紧张了。

    高新向来机灵,哪里还看不出这里面的门道。眼看着姑娘自己开窍了,他也赶紧的加大马力,每天写情书,在宿舍楼下接,然后看姑娘的课程表,见缝插针的去纠缠。

    果然他爹说的没错,姑娘都怕缠。

    被缠的没法子的月月只好缴械投降了。

    “高新,你到底要干什么啊?”

    “我不是都让我妈和你妈说了吗,我想娶你啊。”

    见高新这么直白,月月心里陡然一紧张,脸又腾腾的红了起来。她低着头道:“可是你比我小,而且从小就和我不对付,就连在一个学校,也常常和我作对。”任谁都不会相信这是爱吧。

    听着月月这么说,高新有被打击了,“我就比你小了三个月,可是我长的比你高大,我思想比你成熟。再说了,小时候和你闹,也是因为觉得你是我最好的朋友,闹闹更高兴嘛。而且我为了和你一起,都没有去当兵,而是和你一起报了军校呢。要不然我怎么会千里迢迢的放弃b市的军校,跑到这边来?你要说起在学校你和你作对,真是冤枉我了。你哪次找我,我不是屁颠屁颠的就跑到你面前了。要是说食堂管你吃饭这事情,还真不是我的错,大舅子早就吩咐过了,要是让你瘦了,就绝对反对我,我被人拿捏住了,自然只能硬着脖子干了。”

    大舅哥,不好意思,把你卖了。

    月月没想到事情和自己想的都不一样。这样一听,还真是喜欢自己的样子。

    她没有被人追求过,曾经倒是收到过一些情书,但是那些写情书的人第二天就都来说是写错对象了,让她很窘迫。如今有这么一个人站在自己面前,袒露自己这么多年喜欢和付出,心里不感动是假的。

    而且……她偷偷抬头看了一眼高新。而且仔细看看,他长的也算是英俊的,人也高高大大的,整个学校都没有他这么好看的体型了,各方面的成绩也是学校里面的翘楚。

    这样一想,倒还是自己差了那么一点了。

    她微不可微的点了点头,“我,我们先试试看吧,要是不行,就还是当朋友。”也许妈妈说得对,给一个公平的机会,才不会留下遗憾。

    高新一听,脸上顿时大喜,大步往前面迈一步,双手一伸起来,就把月月整个人都举了起来。

    他使劲的转着圈儿,大声的哈哈大笑。

    两人恋爱的事情倒是都老老实实的告诉了家长。之所以告诉坦白这件事情倒不是因为两人决定终身大事了,而是想给家长们打个预防针,免得以后两人真的分手了,会给两家人的情分造成影响。

    高伟当即打电话给月月,“丫头,放心吧,以后就是你甩了高新,我还是拿你当闺女一样疼。”

    张慧芬倒是显得温和多了,“我和你妈妈说过了,小辈的事情自己做主,不影响我们。只要你们开心就好了。”

    有了两人的保证,月月的心理压力也小了许多了。

    她又给自己的爸妈打了电话。

    李高山一听是她打过来的,赶紧过来抢了手机,“闺女,是不是那个小子强迫你的,好小子,难怪整天往咱们家跑,原来存的是这份心思。早知道这样,我肯定打的他找不到咱们家的门。”

    “你走开!”薛萝气这拿过了电话,还不忘横了他一眼。听着电话里女儿的声音,她的脸色也放柔了。“月月,别听你爸爸瞎说,他现在正吃醋呢,觉得自己的宝贝闺女被人抢走了。不过高新的这件事情,我是支持你的。当然,我希望你是在考虑好了的前提下做出的决定。你现在可以明确的告诉我,你考虑好了吗?”

    薛萝觉得,自己的女儿虽然脑袋没有儿子那么灵光,但是也是一个执着的人。如果认定了东西,想要放弃的可能性也是很小。相信高新那小子也知道这一点,所以现在才乐得找不着北了。

    电话那头的月月沉默了一下,似乎在想着什么。等过了一会儿才道:“妈,我不知道我对高新的喜欢是不是刻骨铭心的,但是我知道,他是适合我的,而我也发现自己开始喜欢他了。这是个好的开头。如果不出意外,应该就是这样了。”

    薛萝笑道:“只要认真的看待一份感情,有时候产生的感情会比爱情更加深厚。”就如她当初和李高山,也是从亲情开始,现在却已深入骨髓。

    “妈,你放心吧,我一直是个认真的人。”月月笑了起来,想着高新那张肆无忌惮的笑脸,她还是决定先不把自己的想法告诉高新了,免得他以为得到的容易,就更加得意了。

    月月和高新的这件事情确定下来后,薛萝也算是了了一桩心事了。

    儿子虽然也没有找对象,但是毕竟是男孩子,她倒是不着急。主要是闺女这边,要是找个错的人,可就一辈子痛苦了。如今知道是高新,她这算是舒心了。也更加安心的开始养胎了。

    如今胎儿还不大,才两个多月。害喜的症状倒是不厉害,显然比之前两个孩子要乖的多了。

    李高山担心她太辛苦,再加上现在家里就他们两个,也没有之前那样有孙来香照顾了。所以一番考虑后,终于决定请个钟点工了。

    平时也就做些打扫卫生和做饭的工作,主要是照顾薛萝的营养餐搭配。

    几十年没被人伺候的薛萝,顿时有些难以适应。好在这钟点工倒是本本分分,也不多话,平时干完活就走,倒是对生活没影响。

    现在锦绣和一品香已经在行业内都占有比较稳定的地位了。集团运营都比较稳固,她也不需要每天去看着,只需要去批复一些重要文件,开开集团会议,知道公司现在的运营状态就行了。平时倒是闲了起来。

    当然,这种空闲的日子没多久,远在m国的李明珠就给她寄来了一件好东西了。

    “东西收到没有,这可是好东西,在国内可没上市呢,先让你尝尝鲜。”电话那头的李明珠声音满是愉悦,不过多年待在国外的关系,所以发音上面已经有些不自然了。

    薛萝倒是挺怀念她的声音的,拿着手机道:“你这么多年不回来,光寄个东西回来管什么用?”

    “sorry,没法子,前些年陆成属于事业开拓期,实在是太忙太乱了。后来又要忙着孩子的事情,再后来又是复出设计事业,这些年还真是忙过来了。”

    虽然忙碌,倒是也充实。

    薛萝从她的语气里听出了满满的幸福的味道,她忍不住勾唇道:“陆成这些年,对你应该很好吧,当初可真是便宜他了,都没给我看看呢,你们就结婚了。”她语气里带着调侃的味道。

    李明珠微微笑道:“还是一样的忙,但是总会腾出时间做饭我吃。”

    “算他有良心。”薛萝笑道,心里却也为李明珠高兴,她虽然没有等到她的江浱,但是老天爷送了她一个无法替代的陆成,也算是圆满了。

    陆成也是留m国的学生,当初是全额奖学金,拿着三所大学的录取书过去的。虽然长的英俊,又会念书,但是一穷二白什么也没有。这样的人,当时只有一个出路,就是偷偷找兼职挣钱。

    李明珠当初过去后,手艺不佳,又不想顿顿吃西餐,所以就在报纸上登了一个聘用广告,想要找个人专门做饭。

    于是穷的叮当响的陆成就拿着报纸去应聘了。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陆成的手艺自然在一群人中脱颖而出,终于夺得兼职归。

    李明珠本来想请一个女孩子,但是没想到后面做菜最好吃的是个男孩子,还是和她一个国家的同胞。她向来不喜欢委屈自己,自然不会退而求其次的去聘用第二名的那位阿姨。

    但是对方又是个男孩子,实在不方便。为了解决这个困难,李明珠愣是把陆成的背景调查了很多遍,确认无毒无害,才算是放下心来了。

    每天陆成做饭之后,就直接走人,李明珠回来直接吃。

    这种日子持续了很久,直到有一天,远在异国的李明珠生病了,这种日子才彻底结束了。

    经过了这次照顾之后,李明珠觉得这个人倒是个正人君子,最起码没趁着自己生病的时候做出什么不好的事情,反而细细照顾。于是后面也慢慢的有了沟通了。

    沟通之下,李明珠才发现,自己请的竟然是一个计算机系的高材生,而且堪称天才。

    英雄惜英雄,李明珠这下子倒是不好把人家当煮饭公对待了。

    面对李明珠有些扭捏的样子,陆成倒是大方的很,直接道:“如果你不能以之前那样相处,我只好辞去这份工作了。我不想因为我们熟悉了,而影响之前的雇佣关系。”

    人家这么直白,李明珠倒是觉得自己小气了,所以开始转变对陆成的态度。她拿出西方人的那一套,公私分明,这种处理方式倒是对两人都很好。

    随着两人的相处,陆成身上的特性越发的展露出来了。他为人稳重,心思细腻,待人处事却又落落大方,最难得的是,他虽然穷,却从来不隐藏自己这一点,反而和明珠讲了许多打工时候遇上的糗事。

    感情的事情就是这么奇妙,在不经意间慢慢的渗透。

    等两个人都互相发现有好感的时候,却都不肯踏出一步。陆成的考虑是,当时自己只是一无所有的穷学生,而李明珠有钱,而且已经是一个设计师了。

    李明珠停滞不前,因为之前主动过一次,结果失败告终,所以现在只会退缩。

    最终打破这场僵持的暗恋情况的,倒是一个乌龙。

    当时m国那边出现了一种传染病。发现的时候,只有一小波人得了,但是症状却很普遍。明珠当时因为工作,而和其中的被传染者接触过,后面出现了类似的症状。

    那次她吓得还给远在z国的薛萝打了电话了,吓得薛萝赶紧就去办签证,准备尽快赶到m国去。同时被吓到的,还有整天来做饭的陆成。

    他发现了明珠留的纸条子,就赶紧去了医院了。

    那时候的医疗设备还不怎么先进,查出来的结果模棱两可,当然这种传染病自然是宁可错也不能放人的,所以明珠就被隔离在一间封闭的病房里,等结果确定之后,才能出院。

    陆成到了医院后,急匆匆的找到了李明珠的病房,却只能隔着玻璃看着里面的人。

    那两天,是两人最焦急最绝望的两天。

    等结果终于出来后,明珠的病倒是治好了,陆成却瘦了一圈,胡子邋遢,看着很是难看。

    那一刻,明珠看着陆成,什么都不想,直接红着眼睛扑了上去,哭着道:“吓死我了……”

    陆成的手僵硬的抱住了明珠,手臂却还在微微的颤抖。他将头挨在明珠的头上,似乎是松了好大一口气的样子,“是啊,吓死我了……”

    经历了这件事情之后,两人终于都敢面对自己的感情了。

    所以薛萝还没来得及拿签证去m国,就听到李明珠恋爱的消息了。

    “你前两天才说生病,不会过两天就要结婚吧。”当时薛萝也是才落下了心,又被这个消息给轰炸了。

    李明珠当时笑着道:“没这么快,他说了,要靠自己的能力超过我的时候,才会向我求婚。”

    不得不说,陆成是个很有大男子主义的人。

    这么多年了,这脾气还是没变。

    转眼都二十年了,想起曾经的一切,却还是如昨日一般。

    明珠眼中有些湿润,她抹了抹眼睛,笑道:“今年本来想回去的,但是前两天查出又有了身孕,所以这我的证件都被陆成扣押了。他儿子和闺女现在整天盯着我呢。”

    “你也怀孕了?”薛萝惊讶道。

    明珠敏锐的抓住了那个关键字,“也?还有谁怀孕了?”

    薛萝笑嘻嘻道:“我啊,原本我以为我一把年纪怀孕了,有些不大好意思,没想到你也怀孕了,这下子好了,以后有个伴了。”

    “说起来,我们以前也常常同甘共苦,共同进退。”明珠对于这个结果很满意。

    突然想起什么,她赶紧提醒道:“那你赶紧把我给你寄的东西放远点,你现在可是孕妇了,不能接触这些电子产品的。”

    薛萝闻言,赶紧拿远了一些,又问道:“这是什么东西啊,看着像电脑,但是比电脑又小很多。”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