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章 对错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夏日一两点的太阳,毒辣,刺眼。

    依海在施工队临时搭建的活动板房里走来走去,高达三十四度的室温,再加上心中的焦躁,他的脸色呈现一种不健康的苍白,眼睛中布满了可怖的红色血丝。

    老王踢开门,涨红着一张脸,浑身都气的直哆嗦。

    “王八羔子!鳖孙子!别让老子逮住了,揍死这龟儿子。”

    依海:“人跑了?”

    “卷着钱跑了,老婆儿子都不要了。真不是个东西。”

    最糟糕的情况不过如此,依海焦躁起伏的心慢慢地沉了下来,他现在已经顾不上生气,只想着何如解决现在的困境。

    临睡前,依海把老七卷钱逃走的事儿给孙书惜详详细细地说了一通。

    孙书惜思忖了一会,问:“报警吗?”

    依海沉默。

    孙书惜心里有了答案,依海这是不愿意报警的,整个的依家庄也就这么点大,拐着弯的都是亲戚。看情况,这事儿不仅不能报警,还要瞒着,老七媳妇整日病怏怏,儿子眼看着就要中考了,这事儿一被传出去,这家就真正地毁了。

    “这钱怎么办?”

    依海回答不出来,这十万块钱不是个小数目,家里盖的这两层楼房也只用了两三万。

    依海想破了头皮也没想到妥善的法子,只好看向孙书惜,希望媳妇能拿个主意。

    孙书惜本不想依海管这档子的事儿,可一看依海这求助的眼神,受不住了,只好绞尽脑汁地去想个两全其美的招儿。

    依佳察言观色的本事是打小练起来的,一眼就看出了娘与爹心里藏着事儿。

    孙书惜本就没信心满足二丫,在被二丫问起时,干脆利落地把事儿给前前后后说了个清楚。

    这事儿对依海来说是再糟糕不过的大事儿,对依佳来说,这只是别人家的事儿,她无法感同身受。即使想办法,她也只会想,如何不让爹踏进这潭浑水。

    孙书惜知二丫只对家人重情,对外人,她很冷情。这样的性子,孙书惜改变不了,依佳因为聪慧而太过敏锐,小小年纪还没经过太大的阅历,就轻易地看透了人性中的自私与冷漠,隔岸旁观已经成了她保护色。

    “这件事,你爹是管定了。”孙书惜强调着,依海重情重义,老七虽然对不起兄弟们,依海却做不出来老七这种狼心狗肺的事儿。

    依佳冷笑:“怎么管!借钱吗?娘,咱家刚有起色,又要回去过去还债的日子吗!别跟我说,兄弟情义,如果有这玩意,当初小哥就不会……。”

    提起这个孩子,孙书惜的脸色变的煞白,踉踉跄跄地走回了东屋,捂着脸,哭的崩溃。

    依海以前再不待见闺女,也不曾打过她们,这次依佳的话碰触了孙书惜心底最深的伤,也触动了依海脑中最不能触碰的那根神经。

    巴掌举在半空,看着二丫固执的眼神,迟迟落不下。

    依海气的有些结巴,黑青着一张脸说:“我不打你,我也不骂你,我只告诉你,你娘每到那几天都彻夜地睡不着。”

    僵硬的气氛让依米无措,跑到孙书惜面前,拿着毛巾给她擦泪。终于,孙书惜忍住心中的悲痛不哭了,依米却“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依小胖隐隐约约地听人提起过,她有个小哥哥的事儿,她无意间问过大姐,大姐的脸色当场就变了,其后的好几天都没有说一句话,吓的她不敢在提起这事儿。

    看看忙着哄小丫的娘,再看看锁着门的西屋,依小胖叹了口气,背着书包离开了。

    时间是遗忘的帮手,而依米便是治疗孙书惜伤痛的良药。

    等依小胖中午放学回来的时候,家里已经回归平静,她不知道是二姐与娘的心里会不会因为这件事情出现隔阂,后来仔细想想,二姐以前说过更刁钻的话,要出现隔阂也早就出现了。

    依佳安静地吃着午饭,神色淡淡的。

    她始终都没有觉的自己做错,小哥是娘的伤,又何尝不是她的伤,她狠心说出那些话,就不想再让这个家因为娘的烂好心和爹所谓的义气而拖垮。

    娘始终不愿意从姥爷身上学到教训,如果当初姥爷能为自己考虑一分能为家自私一分,当年就不会被陷害到走投无路。如果娘能多谋一分多争一分,当年就不会穷到被人看不起。

    如果爹和娘过不去良心这一关,那就由她来当家里的这个坏人。

    依小胖吃完午饭,看看冷硬的爹,再看看不说话的二姐与娘,还是不放心,下午跟着老师请了个假,收拾书包,打算去大姑婆家把大姐找回家。

    课堂大休息时间,班里人都去操场上疯玩去了,只有郝国鹏与一个长相精致的小男生坐在教室里下象棋。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