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39章 双方父母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80_80680“自从年初曝光恋情,黎成朗与宜熙的关系就一直广受关注,不止一次传出两人已经结婚的消息。今天上午11点,宜熙在微博晒出结婚证,霸气表示黎成朗已经是她的人,随后黎成朗转发了这则消息,正式承认婚讯。宜熙为上个世界90年代的巨星沈一璐之女,20岁时凭借电影《夺宫》正式出道,而这也是她和黎成朗的首次合作。两人的恋爱过程一波三折、颇为戏剧,接下来本台将为大家特别回顾,看看男神女神是怎么走到一起的……”

    沈秉衡咳嗽一声,沈钊立刻关掉电视,微笑着看向父亲。然而沈秉衡没有理他,继续翻着手中的报纸。沈钊没办法,只好转向沙发另一头,沈一璐安静地坐在那里,脸上神色平淡。虽然是在家中,但她依然打扮得一丝不苟,dior的裙子配l的高跟鞋,发髻上还别了枚铂金嵌蓝宝的发卡。姿态优雅妆容精致,像个登门拜访的客人,可事实上这里是她父亲的房子。

    沈秉衡没有说话,沈钊一颗心就继续悬着。沈一璐返京半个多月,终于肯在他的陪伴下回来看爸爸,可人虽然回来了,父女俩的关系还是没什么进展,坐在同一个房间里也能互不搭理。换做别的时候就算了,今天偏偏正赶上宜熙结婚,随便按到哪个台都能看到新闻,让沈钊简直头痛欲裂。无论是父亲还是姐姐,哪一个发飙,这烂摊子都够他收拾了。

    沈钊喝了口茶,决定还是主动出击,无论如何,这个话题是不可能避开的,“说起来,我上次见黎成朗还是几年前的事,没想到有一天他会成我的侄女婿。之前沈沣还跟我说呢,他是哥哥,结婚不能被妹妹抢到前头。结果他这儿刚订完婚,熙熙就直接领证了,估计回头得打电话去兴师问罪。”

    他本是试探,谁知沈一璐眉头动了动,居然接话了,“我也没想到,他会成为我女婿。”

    沈钊心下一松,“姐,我知道你心里别扭,但说实话,我觉得黎成朗不错。虽然岁数比熙熙大了些,但人品相貌都属上乘,更难得的是对她的心够真。之前发生事故时咱们也都看到了,他能够在那种情况下保护熙熙,旁人还有什么理由反对?就算我们反对,以熙熙的性子也是不会听的,何必再惹她伤心难过?”

    沈一璐说:“所以,你赞成这桩婚事?”

    沈钊直言不讳,“我一直赞成。无论是在爸面前,还是熙熙问我意见时,我都这么说。”

    沈一璐:“她问过你意见?”

    “她给我打过一个电话,说在准备结婚手续……”

    沈钊说到这里忽然顿住,显然意识到了什么。沈一璐面无表情,眼睛望着门口似乎打算离开,沈秉衡却收起报纸,从容地推了下老花眼镜。

    “闹了一整天,吵得我头疼。现在的年轻人真是只知道哗众取宠。”

    沈钊连忙赔笑道:“这也不能怪熙熙啊,她和黎成朗都是公众人物,宣布婚讯肯定会闹起来。好在两个人对外形象都不错,没什么不好的传闻,整体舆论风向还是很正面的。”

    话虽这么说,沈钊也心里没底。遥想当年,沈一璐的两次婚姻都引起了轰动,不夸张地说简直是震荡全国。那时候,沈秉衡对此是非常厌烦的。

    老人家一辈子严谨板正,对这等抛头露面的事打心眼里看不上。

    沈秉衡说:“我又没有怪熙熙,我说的是那些记者。有那么多事儿不去报道,就堵着熙熙和她丈夫,弄得她连门都出不了。”

    沈钊微愣,沈一璐也侧过了眸子。

    沈秉衡淡淡哼了声,“你不喜欢黎成朗?我倒觉得这年轻人不错,至少比你选的那几个男人要好。再说了,如果不是因为你,熙熙也不会跑去当什么演员,更不会认识黎成朗。说到底还是你自作自受。”

    沈钊还来不及阻止,沈一璐就站了起来。她淡漠惯了,即使这个时候脸上也不见怒色,平静如水。但起身的动作已经暴露了一切,沈钊几步就走到旁边,防备她激动之余做出什么事来。

    客厅内气氛紧张,沈秉衡却依旧从容,片刻后甚至轻轻笑了,“当初你什么也没跟我说就结婚了,现在风水轮流转,看来熙熙还真是你的亲生女儿。”

    沈钊不敢再问的话题被他直白挑明。宜熙结婚,提前告知了外公、舅舅还有父亲那边的长辈,却没有对沈一璐这个妈妈说一个字。她甚至确定,连胡正芝都收到了通知,也许宜熙还正式请求了她的准许。她们两个,本就更像真的母女。

    沈一璐红唇紧抿,说不出话。佣人在此时握着电话进来,“沈先生,您的电话。”

    这是沈秉衡的房子,沈先生当然是指他。老爷子虽然年过七十,却并不服老,不许佣人称呼他沈老先生。托他固执的福,沈钊和沈沣在这里分别被称为小沈先生和沈公子,沈沣甚至怀疑自己江湖上的花名就由此而来。

    沈秉衡问:“谁啊?”

    “明达集团的周老先生,应该是为了宜小姐的婚事,给您道喜的。”

    沈秉衡微微一笑,“熙熙倒是给我省功夫,这一天老战友老朋友全打了电话来祝贺,都不用我一个个去通知。”

    他拿着电话去了外面。沈钊擦一把汗,终于忍不住拍拍姐姐的肩膀,“我本来不想说的,只是咱们都一大把年纪了,就别再和爸闹了,成吗?”

    沈秉衡和沈一璐都是固执傲慢的人,当年沈一璐违背沈秉衡的意思离家出走,跑去香港当了演员。为了这个沈秉衡一直不肯原谅她,沈一璐又太过倔强,硬是撑着不肯道歉求饶。父女俩本来感情就不算多好,这么下来隔阂越来越大,最终闹到今天无法挽回的地步。

    沈一璐说:“是我在和他闹?”

    沈钊点头,“是是是,今天是他过分了。可他都快80了,身体不好,脾气比年轻时还差,咱们当儿女的得多多包容……”

    沈钊语气无奈,沈一璐的动作也顿住。

    他说的她都明白。父亲已经老了。到了他这个岁数,还能神智清醒地教训人已经是他们的运气。这也是她愿意回家,并且忍住不顶嘴的原因。

    曾经压在她头顶,仿佛一辈子也摆脱不了的父亲,他已经老了。

    气氛有点沉重,沈一璐从手袋里取出个白瓶子,倒了几颗药在掌心。沈钊知道她心脏不好,年轻时拍戏太拼命,落了一身的病根,这只是其中之一。

    他连忙递上白开水,“又不舒服了?”

    沈一璐面无表情吞下药,再喝了口水,“不,我只是想告诉你,身体不好,可以借病耍性子不止那一个。”

    沈钊哑然失笑。

    沈秉衡打完电话还需要人伺候,沈钊继续做牛做马去了,沈一璐独自上了二楼,顺着走廊无意识地走着,打量四周。

    这套房子她其实并不熟悉。她是在四合院长大的,直到17岁离开家,都是住在那里。院子里有高大的梧桐树,枝叶茂密,夏天她喜欢搬把藤椅躺在树荫下睡午觉,哪怕被蚊子咬得一身的包。

    在香港那些年,她最想念的就是那棵树,想念她住了十几年的院子。可当她五年后再回到北京,却发现四合院已经被推倒,爸爸买了套三层的别墅,她熟悉的一切都湮灭不见。

    而这套别墅里,并没有她的位置。

    他太生她的气了,搬家时连她的东西也不肯拿走,更不允许妈妈为她布置新房间。所以当她多年后重返故乡,才发现自己只能当一个客人。

    她的脚步停下。右边是扇乳白色的门,黄铜把手泛着柔和的光,门上还挂着个牌子。没有写字,而是画了几颗小荔枝,听说是她和沈沣闲着无聊一起做的。

    沈一璐推开了门。

    房间对于小女孩来说算挺大了,客厅套一个卧室,再加上独立的洗手间,装潢成甜蜜的糖果色。虽然已经很久没住人,还是打扫得干干净净,窗台上的盆栽开得热闹。

    宜熙随梁格回到大陆后,基本上都住在南京,但因为外公外婆思念,她也曾在暑假到北京小住。前后不过几个月的时间,可无论是沈秉衡的房子,还是沈钊的房子,都给她准备了专属的房间。

    沈一璐走进去,随意在沙发上坐下。对面正好是一张巨大的照片,13岁的宜熙活泼可爱,抱着只雪白的萨摩耶在草坪上大笑。

    沈一璐揉揉太阳穴,有点想不起来,上一次亲眼看到这笑颜,是在什么时候。又或者,她从来就没机会看到这样的她,天真烂漫、无忧无虑,像媒体说的那样,是被捧在手心长大的公主。

    她看到的她,都是冷漠而带刺的。

    上一次分开时,她说,又是这样,你永远是这样。

    她说,哪怕你只是对我稍微温柔一点,我们也不会走到今天这个地步。

    她说,妈妈,让我们变成敌人的不是我,是你。

    这一切就像挥之不去的魔咒,时不时出现在她脑海。她说话时的表情,眼中的控诉和强烈失望,还有隐约的泪光,它们纠缠在一起,拷打着她,甚至让她从睡梦中惊醒。

    沈一璐下意识苦笑了下。她不在意的,她原本是真的不在意的。但也许是沈钊说的那样,她岁数大了,所以开始不断想起从前的事。她的小时候,她的第一段婚姻,还有这段婚姻的产物,她的女儿。

    一开始,她把这个孩子当做她对爱情的奉献,因为梁格喜欢孩子,她不可能打掉他们的骨肉。孩子生下来后,她没有在她身上花费多少心思,有时间要么和梁格在一起,要么就是出去拍戏,为东山再起费尽心思。

    后来,他们感情不好了,她便连最后的耐心也磨尽,有时候宜熙来跟她撒娇,都会被她冷漠拒绝。一切都是下意识的,她以为小孩子不会有感觉,她甚至没有把她看做一个有着敏感情绪的个体。当她终于反应过来,尝试和她接近时,小女孩已经学会用冷漠防备的眼神看着她。

    她讨厌那眼神,更讨厌在女儿这里也弄得一团糟的自己,于是连这唯一的尝试都放弃了。

    然后,她就随父亲离开,她们从此天各一方。

    也许她早就知道自己做错了,所以再婚之后立刻生了crystal,想让一切重新开始。可能她依然比不上别的母亲,能够对孩子体贴备至、奉献一切,但对于她自己来说,已经做到了极限。

    房门被轻轻敲了一下,刚刚才被她想起的crystal犹犹豫豫地探进半个身子,“妈咪。”

    她不作声,crystal只好进来,“你怎么在姐姐的房间啊?外公已经不生气了,舅舅让我来叫你下去……”

    和宜熙一样,crystal也曾回北京小住,家里一样有她的房间。沈秉衡并没有把跟女儿的矛盾牵扯到外孙女身上,不过因为怜惜宜熙从小跟妈妈分开,对她要比对crystal更疼爱些。

    沈一璐问:“你姐姐结婚了。”

    crystal眨眨眼睛,“我知道啊,满世界都知道了吧?连我加拿大的同学都在k上问我,她是姐姐的影迷呢!”

    她忽然反应过来,“妈咪,你是因为姐姐没提前跟你说,所以生气吗?”

    沈一璐下意识皱了下眉头,crystal发觉了,却还是道:“妈咪,我认真说哦,你不要生气。其实我觉得,你这么对姐姐……挺不好的。”

    沈一璐有点意外,好一会儿才淡淡问:“你看了那些新闻?”

    “看了一些,但那不是关键啦。我这些年也听到不少事情,你跟姐姐分开后,就去看了她那么几次,换做谁都会生气的。我虽然也会抱怨你冷冰冰的,可至少我们生活在一起,姐姐她,才是一直被丢在一边……有些人也许不在乎父母怎么样,但看姐姐的样子,明显是在乎的。”crystal不解道,“妈妈,你真的不喜欢姐姐吗?”

    她不喜欢她吗?不,她没有不喜欢她,但也没有多喜欢过她。她想,她只是不够在意。她太任性太自我,天生就不适合做母亲,在什么都没准备好时,匆匆迎来这个孩子,又因为之后的遭遇迁怒于她。

    然后,事情就被她一步步搞砸。

    crystal没有听到回答,只当她不想面对这个问题,“好吧,不过回头和黎叔叔的父母见面,妈咪你不要再摆脸色了。木已成舟,就态度好点吧。”

    沈一璐:“和黎成朗的父母见面?”

    crstal惊讶,“你不知道?我无意中听舅舅提起的,外公和黎家的人约好一起吃饭。毕竟……他们都领证了,双方长辈再不见面就不像话了……”

    她的声音越来越小。

    看沈一璐的脸色,她确实是不知道的。女儿和丈夫的家人要碰面,身为妈妈却是从她这里得到的消息,这种事情也是闻所未闻。如果不是周围人都认为她没资格管宜熙的婚事,那么就只有一个解释——有谁提前打过招呼,不让大家把这个消息告诉她。

    黎沈两家经过商量,最终决定在北京见面。宜熙、黎成朗和黎家父母一起北上,在机场自然遭遇大批记者,两人并不遮掩,安排黎家父母先走vip通道,自己则大大方方由记者拍。作为夫妻领证后的首次共同露面,不免再次引爆发话题,“黎成朗宜熙婚后首秀”的新闻也发得到处都是。

    宜熙对此很淡然,反而还安慰黎成朗说:“以后你要习惯。等着吧,媒体马上就得开始问我啥时候生孩子了。”

    明明见识过更多风浪,却被老婆大人教育一通的黎影帝沉默片刻,问:“所以,你打算什么时候生孩子?”

    宜熙自己挖了个坑,却并不准备往里跳,御姐范儿十足地拍拍他脸颊,“这个嘛,至少得等你见完我外公再说。”

    因为领证的决定下得仓促,工作又实在忙碌,婚前宜熙没能正式去黎家拜访,不过这几天在上海也见过了黎成朗的母亲和继父。黎老太太再嫁的丈夫姓高,个性温和亲切,如果不是知道黎成朗成年后母亲才再婚,宜熙都要以为黎成朗的性子是被他影响的。

    两家约在酒店见面,十八层的包厢里,沈秉衡、沈钊、黎老太太和高老先生,四人相对而坐,含笑交谈。梁格并未到场,之前已经谈好他回头会亲自去上海拜访。宜熙旁观这阵容,发现居然只有黎老太太是唯一的直系血缘亲属,无奈感慨两人的家庭环境真是复杂。

    讨论最多的当然是什么时候办婚礼,宜熙和黎成朗下半年都排满了工作,表示并不着急。不过沈秉衡和黎老太太都不太赞成,最后拉锯下来,...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