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13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剑遁的感觉真是太好了!

    经历了狗刨式潜水的折腾,清景对站在沈老师身上飞行的姿势满意得不得了。唯一担心的就是这具身体不干净,鞋底的泥土弄脏了沈老师的身子,后来飞过一条大江边时特地洗了个战斗澡,换上了全新的衣裳鞋袜。

    洗澡时他也顺便把剑浸到水里,给沈老师从尖到柄狠搓了一顿,搓得沈老师的剑身弯了又直、直了又弯,不停发出清亮的嗡鸣,深深后悔当时没用那只松鼠的肉身。

    看着洗得白森森亮闪闪的飞剑,清景喜欢得忍不住亲了一口,在沈老师欲迎还拒的“别闹”声中将他抛起,化作一道流光向前飞去。

    飞不多远,背后忽然有人叫道:“徐师兄,徐师兄……小弟刚刚叫了你半天,你怎地不理我!”

    脚下是一条千丈的大江,四野无人,那声“徐师兄”叫的就应该是他夺舍这副身体的主人了。清景原想装听不见,可后面追的那人飞舟相当不错,几个呼吸之后竟追了上来,横舟拦在他面前,愤愤说道:“徐师把小弟我当成来打秋风的么,怎地听到我的声音就跑?”

    清景当然想跑。这副身体是死后才被他占得,没能继承真灵里的记忆,压根儿不认识那人是谁。只是被人堵到门口,只好硬着头皮打了个稽首,道:“失礼失礼,我也是奉了法谕出去办事,不敢中途耽搁。”

    那道人自来熟地问道:“师兄是奉了哪位真人法旨?愚弟新得了这飞舟,恰可以与师兄同行一程,中途若遇到什么妖物邪修挡路,小弟也能帮点忙。”

    清景本想就供出万老师,可是想想他自己还是没事儿就让人杀的命呢,报出名来也不保险,索性就往更高大上的方面扯:“乃是奉了掌门真人法旨,到鸿渊海引渡一位真人元灵。”

    “不像,不像。”那人嘴角歪了歪,露出一抹贱贱的笑容:“徐师兄的修为也就和小弟我不分高下吧,也不是能见到掌门真人的身份,怎么接得到这么重要的活计?师兄就跟小弟说句实话,不然我就把飞舟堵在这儿,不让你过去了啊。”

    他脚踏飞舟,绕着清景团团乱转,真个不给他钻出去的余地。沈老师遁起剑光围住清景,神识传音给他,替他圆谎:“这事涉及真人,本不该告诉旁人……”

    那修士心领神会,连连点头:“此事出于你口,入于我耳,保证再没有半个人能听到。”

    清景听他赌咒发誓了半天,才假作神秘地低声道:“其实这桩事是掌门真人交于秦洛秦师叔的,只是他新婚在即,舍不得出那么远的门,便叫我替他跑腿。这趟若是跑成了也没我的好处,跑坏了更是要吃挂落,我也是无奈啊。”

    年轻修士神色一整,叹道:“师兄既然这么说,小弟可不敢再耽搁师兄了。那位秦真人脾气极大,听说玉芝峰的许师兄就是误阻了傅少掌门给秦真人的一道飞书传信,被打废修为赶下山去了呢,师兄还是赶快去吧,莫拖得太久,惹秦真人不耐烦。”

    “什么?”万老师还干过这事?

    不,肯定不是万老师,是那个真正的秦洛干的。可是……万老师不是说他是白莲花吗?那个傅少掌门还觉着他清纯善良到一般人的身体都配不上他,怎么会干出这种事来?

    那修士古怪地笑了笑:“咱们背后又没站着一位合道上真,修为也不怎么样,可不就是给上头跑路背黑锅嘛。我也是与师兄交好才说一句,那位秦真人面甜心苦,稍不如意就取人性命,除了那位他当成眼珠子一样宝贝的傅少掌门,别的人只怕是……”

    清景听得瞠目结舌,他脚下那柄银光闪闪的飞剑却清吟一声,颤抖个不休。那修士只觉杀机拂面,急急忙忙辩解道:“师兄你不是要、要冲冠一怒,为、为红颜吧?你你你别这样,我没说谎,不信你回去打听打听莫真人的事,他还是丹院掌院的儿子呢,就因为跟那位傅少掌门走得近了些,被秦真人找人狠狠教训了一顿,折了仙骨,说是这辈子也没有炼化元婴法身的机会了……”

    清景越听越震惊,目光凝滞在那修士脸上,吓得他说不下去,索性一跺脚驾着飞舟离开,边跑边擦汗,嘟嘟囔囔地说着:“天哪,这徐越什么时候这么有气势了,难道真是被秦真人迷住了?可不是瞎了心了,叫那位真人知道,他也活不了几天。”

    飞舟走后,清景才从他透露出的内容里窥见了这件事真正的凶险之处——秦洛占了万老师的身体后,还要留在万仙盟工作,这其中有什么内·幕?那个让秦洛夺舍的傅清林现在可能就隐藏在秦洛身后的阴影里,向万仙盟伸出了罪恶的黑·手——

    就算万仙盟里大能云集,不会让他闹出大事,可是万老师的身体呢?会不会闹到于会长不得已大义灭亲,杀了披着麒麟壳子的秦洛,让万老师没法复生,只能再转一世?

    清景蹲坐在剑身上,指尖轻抚剑脊,听着剑身声声清鸣,低叹道:“我原来以为秦洛是好人,想不到也是这样……极品果然都是成群结队出现的。万仙盟那边什么防备都没有,万一让他闹出点儿事来……”

    沈老师的神识如水一般从他身下倒卷上去,细巧如丝的分枝在他识海中轻柔飘荡,如同双手抚摩着他的真灵,慢慢缓解了他紧张烦恼的情绪。

    沈老师的声音也随着神识丝的摇荡温柔地传进他脑海里:“不用担心,咱们只管把万老师带回去,剩下的都让于会长操心去,谁让他是领导呢。”

    清景被他安抚得全身舒畅,从趾尖儿到头皮的细小神经都充满了来来往往的递质,运送出数不清的多巴胺,心情如拨云见日般敞亮,身体也同样缓缓舒展开来,晕陶陶如坐云端。再加上把责任落到了实处,他的紧张感全消,跪坐在剑身上深呼吸了好一会儿,全力催动真元向鸿渊海飞去。

    这回没有万老师拉仇恨,他这一路上倒是清清静静,没遇上什么危险。偶有路过的修士或妖魔,见他修为不高不低,身上也没什么值钱的宝物,大多也不太和他为难。就是有些不开眼敢来劫他,也被他掏出万老师准备的法宝,毫不吝异地扔出去,靠数量压服。

    至于沈老师寄身这柄飞剑,他自己踩着都心疼,怎么可能让它沾上那些人的脏血呢!

    沈老师浑身浴血,寸缕不着地诱惑他这种事……暗搓搓想想就够...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