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我的同桌是伪娘(一)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秋色九月,一如既往的无聊。

    陈爱趴在课桌上,扭着头望向窗外,面无表情。

    她很无聊,无聊的快要发疯,她想大吼发泄情绪。可惜的是,现在是在上课,大吼的唯一后果,就是立马滚出去教室,请家长来学校。

    与如此可怕的后果相比,还是忍一时海阔天空吧。陈爱盘算着,现在已经是下午第三节课,这节课上完,只要再挨过一节课就放学了。

    她一边想着,一边用右手中的碳素笔,在课本扉页的右下角,画着一根羽毛。

    她的头枕在胳膊上,胳膊又抵在书桌上,因此笔尖摩擦纸面的“沙沙”声,通过这些类固体的传导,在她耳中的声音要比空气传播的大了许多。

    这每一下都显得有些厚重的“莎莎”声,就像是一只微暖的大手,轻轻抚过,让她烦躁的心宁静下来。

    如上所述,陈爱这个名字和尘埃谐音的女孩,是个不甘于寂寞,但又不敢于爆发的女孩。

    画完一根羽毛,还未下课。她想继续望向窗外,可是这时,同桌林忍冬却挡住了她的视线,他端正身子,从笔袋里拿出一支记号笔,开始在纸上划着老师交代的内容。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闲极无聊的陈爱,还是观察起了,阻挡她欣赏操场,名为同桌的大型障碍物,并在心中评判了起来。

    “一个戴着眼镜的四眼田鸡,样子呆呆的弱弱的,肤色有点白。有鼻子有眼长得都还行,拼凑在一起也能看。就是人太无趣了,除了学习就是学习。嘿!少年,本小姐和你搭话,不要以要学习为由,拒绝好不好。姐的人生本来就已经寂寞如大雪崩了,你何必再来会心一击。”

    不过,同桌这种东西,不是陈爱能够选择的。这学期开学,不知道老师脑抽还是怎么了。居然,在开学的第一天,就搞了一次成绩测试。

    并且,按照这次的成绩,进行了排座。整个暑假都在玩,上学期学的知识,都被丢到爪哇岛的陈爱,自然名列后进。

    而根据班主任老师,口口声声的同桌帮助计划。成绩末尾的陈爱,自然而然与名列前茅的林忍冬成了同桌。

    其实,陈爱想一想,老师的这种安排还不错,至少抄作业不用东奔西走了,每天坐在座位上,等着同桌来就行了。

    不过,唯一痛苦的就是同桌是个闷葫芦,是个学习机器罢了。

    爸爸说了,这种只会学习的家伙,智商高情商低,高分低能。到了社会上也一无是处。仅仅才初二的陈爱,想起了自己老爸一次醉酒之后的言语。

    其中蕴含的情感仿佛在诉说,陈爱老爸憎恶好学生的程度,尤甚于她自己。

    或许,这就是随根吧。

    喜欢在课本上写写画画的陈爱,用她那一手不算太秀气,乃至于有隐隐霸气的字体,写着她自编的小笑话。

    “老师:请用一句话,表达你对找不到人的愤恨。

    小明:王八蛋,你在哪里?

    老师:文明点!

    小明:鳖,汝在何方?

    老师:滚出去。”

    这样一个小段子写完,陈爱精神振作了些,没错,她是贴吧著名笑话集,小明滚出去的作者。

    说起来,贴吧还真是个好东西。

    陈爱笑了又笑,在那里有一堆志同道合的人,还有一些拥趸。每天围在她的账号跟前身后。每天水水贴,当真是其乐无穷。

    熬到了下课,又熬到了上课,终于熬到了放学。

    北京时间四点半,日头西沉,慢慢陷入到连绵的山峰中。

    走啊走,橘色的夕阳,染红了大半个天际的晚霞。

    陈爱回到了自己的家中。将书包高高挂起后,便兴致冲冲的去拿桌子上的平板了。

    她娴熟的打开贴吧客户端,在自己数千楼的长贴中,将新的笑话发了出去。然后,才躺在沙发上,毫无正形的开始阅读那些大多数水的丧心病狂,并且毫无营养的回复。

    直到,她看到私信中,有个家伙说,“尘埃ii大姐头,我发现了一个软件,你试试,很好玩的哦。”

    这家伙陈爱记得,挺稀奇古怪的,他说的好玩软件,应该有点意思。所以,她打开了附在回复上的链接。

    原来是个随机贴吧应用,好像是说按照某种算法,随机进入一些小贴吧,据说经常有让人意想不到的收货。

    有点意思。

    陈爱把这个应用,下了下来,并且安装上了。

    安装完成,她点下按钮。真的如软件说明一般,进入了一个贴吧。

    陈爱下意识的瞄了一眼贴吧名,沐沐金银花,是个私人小贴吧,会员不多,一共才三十几个人。

    一般这种贴吧,估计都没什么看头。

    不过来都来了,陈爱索性就浏览了起来。

    向下滑动手指的时候,忽然一个名称很长的帖子,吸引了陈爱的注意。

    “我好想当女生!内有爆照!”

    陈爱鬼使神差的点了进去。

    镇楼图就是一张浴室照,从下往上看,一双不算太小巧的脚丫,沾着些许水珠踩在瓷砖上。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