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十八章(77)这回应该没问题了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让更多的人过上更好的生活,这个理想很空旷。空旷的程度,基本上与“我要成为科学家”差不多。

    其实,余生小时候也曾经犹豫过,是上清华好,还是上北大好,但是高考完,他连北华的裙角都没摸到。

    陈宝山车开的不慢,四个小时后,两个人已经进了省城。

    天空飘着小雪花,冬天的白天短,天黑得快,路灯已经点亮。

    陈宝山打开解放车的远光灯,歪头瞅了一眼余生,“马上就到了,没晕车吧。要不缓一会,再去买水果?”

    余生的脸色不太好看,尽管他跟着父亲天南地北的走,但是晕车的毛病,却一直没有改善。

    “没事,直接去买吧,早买完早回去。”余生摆了摆手。

    “你小子犟,真犟!跟你叔逞什么强!”陈宝山笑骂道,“早点买完也行,万一这雪下大了,就回不去了。”

    解放沿道边停下,尼克先拎着装钱的蛇皮袋跳下车,陈宝山熄火后跟着下了车。

    陈宝山带着余生来的这个果窖,是山齐省最大的果窖,充当着山齐省水果集散地的作用。

    除了应季的本地水果,八成不应季的本地水果和外地水果,基本都在这。

    陈宝山对这里也不太熟悉,他四处张望了一下,指了个方向道,“应该是那面。”

    “嗯,那就去那边。”余生说道。

    看着近走着却有点远,五分钟后,两个人到了疑似果窖接待处的地方,

    “请问,这里是果窖么?”余生试探的问道。

    “是!是!是!你眼瞎?这里写的这么大的字你不认识?”翘着二郎腿,坐在柜台里头穿着制服的人,斜着眼睛撇了余生一眼。

    “想买水果是在这里买么?”余生继续问道。

    “有介绍信么?有批条么?”

    “没有。”

    “哦,那不是计划内的咯。那水果可很贵,你能买得起么?”柜员漫不经心的问道。

    “能能,带着钱了。”余生提起手中的蛇皮袋,晃了晃。

    “哦,你打算买多少?什么水果,买几箱?”柜员说道。

    “打算苹果和橘子一样七百箱,咱们这都有啥品种的苹果橘子?”余生语气和气道。

    “苹果和橘子各七百箱?那最少都得几千块钱,你钱够?”柜员问道。

    “够,够。”余生边答应着,边从蛇皮袋里拿出一沓钱。八四年使用的人民币,是第三版人民币,最大的面额是正面绘着各省各民族民众,步出大会堂的十元纸币。

    因为正面的图案,十元纸币也被叫做“大团结。”

    柜员看到这一沓一千块钱,态度顿时端正了许多,他说道,“苹果有国光,红富士,玫瑰红,乔纳金。橘子有衢州橘,黄岩橘,长兴岛橘。你打算买那种橘子?”

    “嗯……”余生思考了一会,刚才柜员说的苹果品种,橘子品种,余生只吃过一两个,他问道,“都什么价钱?哪个比较好吃?”

    “国光……一箱四块二,红富士一箱十五,玫瑰红十三块三一箱,乔纳金十块八一箱。衢州橘三块三一箱,黄岩橘九块八一箱,长兴岛橘六块三一箱。”

    “哦……”余生听了一遍。“那个,哥,能不能看看每样水果啥样。”

    余生光听价钱,也不知道买哪个,他问能不能看一下实物。

    “嗯……这个嘛……”柜员拉着长声。

    余生从兜里掏出十块钱,搓成一个团暗戳戳地给了柜员。

    柜员低头看了一眼,看到全国人民代表亲切的笑脸,他的笑容也亲切了许多。

    “那个……小张,你带他们两个去果窖看一眼。把苹果和橘子都看一遍。”柜员喊了一声。

    “王哥,知道了。”柜台里像是突然冒出来一个人,一个身材瘦弱,带着眼睛,微微有点驼背的年轻人说道。

    “跟我来。”年轻柜员说道。

    走了没到两分钟,年轻的小张在一扇门前停下来低下头,撩起上半身衣服,抖了抖挂在裤腰上的钥匙圈,找出其中一枚,打开了眼前的门。

    “所有的水果,都在这备了一些,苹果在这边,跟我来。”小张提着一盏煤油灯,沿着果窖的台阶逐级而下。

    果窖内的温度一年四季都很稳定,夏天不太热,不会热得水果腐烂,冬天不太冷,不会冻坏水果。

    小张打开一个箱子,拿出其中一枚说道,“这是国光苹果,咱们中国原产,口味偏酸,平均单果重量一百克,最大单果重量二百六十克。国光水果卖的最好,一年能卖出去几万斤。”

    余生拿起一枚国光,在灯光下看了看,苹果不光个小,还几乎全是绿色。手里这枚还有几点伤疤。

    余生摇了摇头说道,“看看别的吧。”

    余生感觉买这种低档的苹果当年货不太好。现在华夏厂不是没钱,不需要解决有没有的问题,而是要解决好不好的问题。

    “行。”小张说道。

    “这是红富士。”小张打开箱子说道,“它是这两年刚从日本引进的新品种,由富士苹果改良而来。解决了富士苹果外观不佳的缺陷。甜度较高,水分含量较高。但是因为植株不耐寒,咱们这离产地远,所以价格贵。”

    “嗯……”余生看了一眼红富士,挺红的,挺大的,挺好看的。但是,相较于红富士,他更感兴趣的是这个国窖的员工小张。

    “你挺了解水果啊。”余生说道。

    黑暗中的小张,腼腆的笑了一下,他说道,“都是瞎了解。我家就是种水果的。我想考大学,学更多果树的知识。”

    余生点了点头,小张是一个有追求,有理想的少年。

    “得,你说你说哪个水果比较好吃,我就买哪个。”余生说道。

    “贵的好吃……”小张没再说专业知识,而是寄出了四字真言。

    “嗯……”余生有点无语,只能叨咕着千百年来的轱辘话,“便宜没好货,好货不便宜。”

    “最贵的苹果是红富士,最贵的橘子是黄岩橘吧。那行就买这两个了。”余生说着,往小张手里塞了点东西。

    小张把手放在煤油灯前摊开,看到两张大团结。

    “这个……”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