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一十七章 洪水漫大军水内亡连环策北蛮攻寨营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洪水袭来,可谓铺天盖地。水势不是一点一点涨过来的,而是掀起了丈高的浪花向骑兵们拍了过来。水流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就算骑着马也是跑不过洪水的速度的,所以越来越多的士兵被卷入了洪流,很快就灌了几口水,沉了下去。

    面对着铺天盖地的巨浪,就算再怎么会游泳也是没有任何用处的,强大的水势过处,所有人马都会被卷进去,然后随着水流的冲刷不知道被带出去多远,又能不能有机会浮上水面喘一口气。

    有一些士兵本身是极为擅长游泳的,本以为就算深陷洪水之中也能保住性命,谁知道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浪头一个接着一个,水势比起普通的河流甚至大海都要快上许多,他们根本没办法像平时一样浮上去喘气。

    有人拼命向两侧的山壁那里游着,希望能够抓住山壁稳住身形,然后沿着山壁爬上去躲避洪水的冲刷。大多数的人经受不住水势的冲击,根本没办法完成这样的举动,不过还是有几个幸运的士卒,在洪水来到之前,他们站着的位置就是靠近山壁的,所以还真的让他们靠到了山壁边上。

    他们手忙脚乱地打算抓住山壁突出的石块,可是还没等他们握住光滑的岩石,身体就已经被洪水冲走了。唯一的一个眼疾手快用手指抠住岩石缝隙的士兵,刚以为自己可以逃出生天,却没想到洪水的冲击力远远超过他手臂的承受度,被一个大浪迎面一拍,整条手臂的骨骼都脱臼了,根本抓不住岩石,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再次被冲卷入了水流之中。

    更麻烦的是峡谷不宽,几万人连人带马堆积在一起,被洪水这么一冲,所有人都被惊到了。那些不会水的士兵在溺水的同时惊慌地拉扯着身边一切可以拉住的东西,希望能保住性命,却不知一但被他们胡乱缠住,无论被缠住的人会不会游泳都难逃厄运了。

    天地之威,威势惊人,根本不是人力可以抗衡的。运气好的士卒如果抓住了一块断木,烂树桩,说不定能够逃过死劫,其他人却只能奢求上苍怜悯,看看能不能熬过这场洪水了。

    薛进的那名手下直到现在才反应过来为什么这处山峡的地面上没有碎石,而是铺满了泥沙,这哪里是什么泥沙啊,那分明就是河床!这处峡谷底部本应该流淌着一条河的!

    右贤王肯定是在上游用石块之类的东西将河水截住了,这才让峡谷之中因为断流而露出河床的。如果是平常,这种满是淤泥的河床早就被人发现不对了,可是谁让今年春季连降暴雨呢?所有的地方无论是不是河岸都有厚厚的淤泥堆积,追击敌人的时候谁还会刻意去留意脚下到底是什么地方呢?

    这峡谷谷底的这条河平时的时候并不宽阔,说是河流,称作溪流也没什么错处,可是谁让今年多雨呢。原本去年冬天的连降大雪就使得水势上涨,再接着连续降下的暴雨,可不是就让这条小河的河水泛滥,涨到了洪水的地步了嘛……

    奔腾的水流冲垮了军阵,冲走了兵卒,淹死了山谷之中的那些士兵们,带走了最后一点生命的痕迹。

    峡谷之中的三万人不是全部死亡了,他们被洪水冲出去了几十里,最终还是有一些命大的兵将在水势减小,流速减慢的时候爬上了山壁,保住了生命,薛进的那名部下就是其中的一员。

    他攀上了山壁,脸色苍白地望着脚下奔涌的流水,吓得嘴唇颤抖,心惊胆寒。如果在几个月前有人告诉他,他有一天会害怕流水,他绝对狠狠嘲笑对方一场。可是现在……他觉得未来的几年,甚至几十年,他都不想到有水的地方呆着了。

    这么来回一看,他竟然看到了一个眼熟的人。那人也趴在岩壁上,就在离他不到两丈的地方喘息着。身上的衣服都被水打湿了,完全黏在了身上,铁盔也已经冲没了,头发也披散着,看起来比逃兵还像逃兵,可是如果他没看错,那人竟然就是北蛮族的那个眼生的将领!

    新仇旧恨汇集到了一起,就算对方和他一样被洪水淹了又怎么样?要不是右贤王搞的鬼,他麾下的两万大军能被一场洪水夺走了性命吗?什么胆小如鼠,不敢迎敌啊,他现在想明白了,叫阵也好,逃走也好,钻进树林也好,完全就是右贤王给他们设的圈套!

    这个计谋看起来复杂,实际上就和猎户们冬日捕狐一个道理!

    冬天白雪皑皑,无论是人还是猛兽都没办法借助树林遮蔽自己的存在,别说想抓狐狸这么狡猾的动物了,就算想抓山猪都没那么容易。那么猎户想要捕狐,又要怎么做呢?

    很简单,首先需要找到狐狸经常出没的地方,然后就在那里留下一小点儿食物。第二天再去查看,如果食物被狐狸吃掉了,就要在附近不远的地方再放上一点食物。就这么一天天地放置食物,也不设置圈套,那么狐狸就吃得上瘾了,胆子也大了,心也粗了,不再注意周围的环境了。

    猎户就这么用食物一点一点引诱着狐狸,故意放过好几处适合设置陷阱的地方,让狐狸进一步的麻痹大意,认为猎户不会伤害它们,贪婪地被食物诱惑着越走越远。到了最后,猎户确定狐狸再也没有了警惕性,就会在食物下面设置圈套,将忘记查看环境,一心只扑在食物上的狐狸抓住。

    那一万北蛮骑兵就是诱饵,薛进派人每日追击他们,甚至追进了适合伏兵的树林,却都没有遭到埋伏,所以薛进的部下才会胆子越来越大,越来越麻痹大意,才会心急火燎地追进了峡谷而没有好好检查周围的环境,满心以为不会遇到埋伏,谁知道就中了洪水的计策!

    当然,能让这位久经沙场的将领上当的另一个重要原因就是那一万诱饵也和他们一起身在局中呢。

    当初江源怎么在三藩作乱之时骗得齐军骑兵全军覆没的?他让自己的骑兵冲进了乱石滩,深入了局中,这才骗得那些没有特种马蹄铁的家伙倒了大霉。可是江源秉承的思想是减少自己的损失,最大限度地杀伤敌人的有生力量。可是右贤王呢?

    固然薛进部下死伤了两万骑兵,可是他自己还不是丢掉了一万骑兵!杀敌一万,自损八千,谁都没有落得好儿,这么损人不利己是为了什么啊?要知道右贤王之前可是不知道薛进又派了一万人跟着追击的,他原本打算埋伏的只有追出来的这一万薛进骑兵而已,以自己的一万换对手的一万,相互抵消,这不是有病吗?

    薛进的部下恨得眼睛都红了,怒气冲冲地冲着不远处的北蛮将领大声地喊道:“死了!全死了!你难道是疯子吗?就这么带着自己的部下送死?!”

    那名北蛮大将低着头,默默无言,似乎低头认罪,无话可说,只不过轻微颤抖的肩膀却告诉了正在痛骂他的靖人后裔将领,他的心情没有那么坦荡,而是极为哀伤。

    活该!哀伤的话你早干什么去了?!为什么带着部下送死?薛进的部下不但这么想着,还把心里话都骂了出来,他十分想听那名北蛮将领辩解两句,只因为他觉得情况有些不对,好像还有什么东西被掩藏起来,没有让他看到真相。

    可是无论他怎么愤怒,怎么怒骂,那个北蛮将领就像听不见一样,只是缩在那里陷入了哀伤之中,半点反应都没有。

    洪水来的突然,退去却是需要时间的。老在这是一场人为制造的洪水,如果是天地所生的洪浪还不知道要维持多久呢。话是这么说,可就算是人造的,洪水到底是洪水,过了好几个时辰,水位依然维持到腰的位置,好在没有什么浪头了,水流速度也已经慢了下来,小心一些的话,慢慢涉水,已经能够离开峡谷了。

    薛进的部下倒是没有心急着离开,他从岩壁爬下来之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一拳殴上了那名北蛮将领的脸颊,直接把那个恍恍惚惚的家伙揍到了水里,呛了好几口水。

    泥人还有三分土性呢,何况是活人?那北蛮将领也不甘示弱,冲上去就要回打几拳,两个将领吃力地在水中搏击着,用最原始也最呆板的架势互殴着,不像是杀敌,倒像是发/泄内心之中的怒火和哀伤。

    终于,薛进的部下更胜一筹,一脚将对手踹进了水里,那北蛮将领喝了好几口水,脚还陷在了淤泥之中,拔了好几下才拔了出来。河水再次打湿了他的头发,让那长长的发丝如同水草一样黏在了眼前,遮住了视线,他也就顺手理了理头发,将遮住眼睛的长发拉到了脑后,露出了被水泡得有些发肿的面容。

    “等等……”薛进的部下看着对面这个四十来岁的将军,总觉得这张脸似乎在哪里见到过,...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