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一十六章 困心境贤王心已变未查明大军入陷阱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历史上有很多前期英明,后期昏庸的帝王,比如说秦始皇嬴政,唐太宗李世民,甚至康熙皇帝玄烨都变化很大。年轻的时候自然可以称得上雄才伟略,英雄盖世了,但是到得后来,万民称赞,群臣逢迎,将其一步步地推上了至高无上的神坛,这些人也就再也下不来了……

    人毕竟只是人而已,不是无所不能的神仙,就算是神仙还有犯错的时候呢,可是一个君王已经习惯了高高在上的感觉,就再也没办法接受自己的失败和无能了。他们总会找到一万个借口来解释自己的失败,然后自以为是的继续犯错。固执,不听劝,刚愎自用……最后逐渐走向灭亡。

    右贤王就面临了这个问题。

    一场大雪崩,拯救了整个北蛮族,也毁掉了右贤王。成也雪崩,败也雪崩,右贤王已经在族人们的吹捧之中迷失了,他看不清自己的能力,也看不清未来的方向,自以为自己成为了高大的神灵,却不知道自己也不过是在天地之间拼力挣扎的芸芸众生之一。

    江源打算让他清楚清楚自己的斤两!

    大军出塞。司徒晟没有留在后方,而是亲自率军进入了茫茫草原之中。失去了忠顺王,司徒晟丢掉了最后的掣肘,当然也就变得毫无畏惧起来。北伐大战,不但是江源的心血,同样是他的努力,整个大靖努力了几十年,就为了将北蛮国一网打尽,他绝对不能允许自己看不到这样的场景。

    路途遥遥,江源却一点都不担心北蛮人跑了,薛进这个家伙简直太好用了,都不用靖军“叮嘱”,他相当自觉地一直看着北蛮人的动向,将右贤王逼得内忧外困,疲乏不堪,根本就发挥不出游牧民族本应该具备的机动性。

    北蛮族有骑兵,那又怎么样?薛进和他的部下同样也是骑兵!离开了大靖好几十年,已经是北蛮国出生的第三代人了,薛进这家伙连中原话都说不利索,倒是马骑得很溜,这些叛臣后裔常年生在北蛮,早就和当地人没有任何差别了,难道还怕和北蛮族比速度吗?而当北蛮族失去了他最强大的速度,反而要依赖最靠不住的防守能力的时候,又怎么可能会胜利呢?

    看到北蛮右贤王对于薛进的应对,江源捕捉痕迹地摇了摇头,原本他还以为那位右贤王会有几分水平呢,没想到心意稍微一乱就实力大降,再也没有过去领兵的那股灵性了。难怪古人喜欢说攻心为上呢,这位右贤王竟然没有败于强大的对手,没有败于严苛的环境,而是败给了自己族人的称赞,还真是让人唏嘘啊。

    不过这样也好,他倒是不用担心北蛮人和薛进听到风声提前逃窜了,鹬蚌相争的时候难道还会注意周围有没有渔人吗?有这么个对手吸引他们的注意力,靖军的行动要安全很多,不用做什么特殊的事情就达到了隐蔽的效果。

    要说那位右贤王还真是能藏,竟然带队藏到了靠近辽国的位置,那里满是山峰、峡谷,树木丛生,山峡处处,不像是大草原,到像是原始森林。在那里背山收守寨隐蔽性和防卫能力都会有所增强,但就因为山林太多,就算靖军想派遣辽军从背后插上来偷袭,都未必能找得到他们的准确位置。

    月氏人的金雕在这时候也发挥不了全部的威力了,因为山梁和树林的遮蔽,不注意的话真的容易将这群北蛮人漏过去。

    可是他们却有一个“队友”的存在——薛进!

    右贤王想要躲着薛进,薛进由暗转明之后可没想着躲着谁,他领着部下大摇大摆就缀在右贤王营寨旁不远处,连遮拦都懒得弄,生怕别人发现不了他痕迹的样子,逍遥自在得很,总是能让靖军轻易地发现他们的踪影。

    于是在薛进的“帮助”下,靖军小心翼翼地接近着这两个部族,却一点也没有露出痕迹……

    已经入春许久了,冰雪都已经融化,可是靖军还是迟迟没有动作,这倒是让右贤王生出了一种错觉,那就是靖军已经不打算继续北伐了……

    因为防线的严密封锁,他倒是没能接收到太多的讯息,不过江源通过月氏人隐隐约约透露出来的一些消息就足够让右贤王猜测的了——忠顺王叛变!

    身为手握实权的王爷,哪怕右贤王在过去的几年里一直看不起靖朝,可还是听说过忠顺王是谁的,在他的印象之中忠顺王曾经权利很大,又有太上皇的支持,所以一旦叛变就对不好镇/压,说不定靖朝都会陷入争端之中,一定会变得混乱不堪的,闹上几年甚至十几年也不是不可能的。这也就能解释为什么靖军没有在春天出征了。

    靖军就算再强大,只要不出现在草原上,就和北蛮族现在的处境没有任何关系,所以右贤王自然而然就忽略了靖军的动向,将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薛进身上。这个对手完全没有情面可讲,一副不死不休的样子,却逼得右贤王不敢正面一战,简直是糟透了!

    随手打翻了桌案上的金杯,右贤王愤怒得眼睛都红了,瞪着他的部下们,就一个问题,怎么铲除薛进!

    坐在下首的那些部下们一个个低着头在那里装死,谁也不想先说话,就怕触到右贤王的霉头,惹来一通大骂,甚至被拉出去处以刑罚。这段日子里,右贤王的脾气大变,不但不能听进去他们的劝告,更是火爆刚愎,不能容人,话说的入他的耳还好,若是让他不满,就是一阵天翻地覆。

    右贤王就像没看到下面人装死的样子一样,随便一伸手就点起来一个,“你,就是你!你先说说你的想法。”

    被右贤王点中的那个部下脸都皱成一团了,咽了两口唾沫,眼睛左右看了半天,似乎在找周围有谁能给他解围。可惜周围的这群家伙一个个都低着头,装作不知道他的窘境,竟然没有一个愿意伸出援助之手的,摆明了死道友不死贫道,不愿意对上右贤王那比老虎还凶猛的眼睛。

    这名部下没有办法,只能硬着头皮上了。他抿了抿嘴唇,万分小心地说道:“我北蛮族不善防守,只擅长进攻,何不正面同薛进一战呢?以我北蛮族的强横实力,必然能连战连克,将薛进那个混账击败的。”

    他话还没说完,右贤王的金杯就冲他丢了过去,杯子里剩下的那些马奶酒浇了他满头满脸。“正面作战?你想的容易!薛进有多少军队,北蛮又有多少军队?两方战力不过是伯仲之间,就算击败了薛进,北蛮族也是惨胜,万一以后一蹶不振了,这个结果你来负责吗?”

    部下期期艾艾地不敢说话了,连忙退回了原地,连脸上的酒水都不敢擦拭,缩着脑袋冒充鹌鹑了。

    一个个倒霉的部下被点起来,然后又一个个被怒骂训斥地坐了回去,右贤王的心气越来越不顺,偏偏这些部下们一个个装傻充愣,让他火都发不出来。

    直到有一个部下战战兢兢地说道:“想要大胜对手,依靠的不过就是天时、地利、人和,但我等实在蠢笨,不能理解大王的想法,还请大王原谅。”

    天时、地利、人和……

    这三个词语猛然点醒了右贤王。对啊,上一次大败二倍于己的异族大军靠的就是这三点,那么击败薛进也一样要依赖着三点才行。

    右贤王难得地压下了心中的火气,安静下来慢慢地思考起来。

    天时……现在虽是春季,却连降大雨,雨水充沛,甚至连小溪都漫出了石头,河流也超过了过去的水位,有的山涧竟然出现了瀑布,可见雨水之多。

    地利……此处不是薛进和自己都熟悉的草原,而是山林之中。山石遍地,丛林密布,到处都是峭壁和悬崖,确实是防守的好地点。

    人和……右贤王没有想到那个“和”字,而是想到了“人”。他闭上了眼睛,仔细想了很久,终于想出了一个主意。当他说出来的时候,座下的部下们连连称赞,齐齐赞和,倒未必是右贤王的主意出得有多么巧妙,实在是因为他们不愿意再被痛骂斥责了。

    高傲的右贤王不知道这一点,他迷失在了称赞之中,不知道自己变得越来越像他曾经看不起的左贤王,他嫌弃地听着部下对他的称呼,最后大手一挥,“以后要称呼我为大汗!”

    部下们对视一眼,谁也不敢提反对意见,连连称呼“大汗”,这才退了下去准备大战之事。当初那个“缓称王”的右贤王已经消失了,从他自称大汗开始,似乎就注定了他会走上如同左贤王一样的道路,只是他自己还不知道而已……

    薛进坐于军帐之中,每日都命人去骚/扰右贤王的驻地,他很清楚右贤王不敢出战,所以骂战的时候简直有恃无恐,让部下喊话痛骂北蛮族,骂得要多难听有多难听,试试能不能把右贤王给激出来。

    一脸数天,这位右贤王都没有反应,今天是小雨的天气,空中阴云密布,连点儿光都没有,薛进以为对手还是会龟缩在营帐之中,所以正坐在大帐里喝闷酒,消散一下抑郁之情。谁知道就在他喝闷酒的时候,一个部下通禀而来,带来了一个重大的消息——“右贤王出战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