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百八十一章 末代传人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一转眼的,这就来到了2009年,这一年,我整三十岁,强顺二十九岁,奶奶九十一岁。

    2009年二月份,刚开了春儿,我老婆在村里孕检的时候,孕检的那些工作人员说,我老婆怀孕有一个月了。

    一听这消息,我们全家人都特别高兴,九十一岁的奶奶开心的说,一定是个重孙子!

    我父母跟我说,黄河,好好上班挣钱吧,别等孩子出生以后,连奶粉都买不起。

    于是,我推掉所以这方面的事儿,一门心思上班,不过,强顺说我,等将来张莉一生孩子,不能再上班了,就你一个人上班,就是一年干三百六十五天,也不够家里花的,看个病也得赊账,我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

    这个我当然知道,不过我这时候呢,啥也不想,就一门心思想把儿子的出生费用挣出来,听说到医院生个孩子得三四千,三四千呀,别说过去,就对于现在的我来说,也不是个小数目,不过,我老婆张莉却一点也不着急,她跟我说,你别担心,孩子出生的钱咱有。

    咱有么?虽然我不管钱,但是家里有多少钱我心里还是有数的,家里的钱够孩子出生不假,但是,不够摆酒席给孩子吃面的,摆酒席吃面也得两三千呢。

    这时候强顺呢,还是不停接着活儿,电话不断,张莉呢,就似有似无的催促我接那些活儿,有时候,有些人都上家里来找了,实在躲不过去,就出门给他们解决一下。

    时间呢,很快来到了阳历四月份,有这么一天,我跟强顺上白班,强顺电话又响了,强顺接了以后,就来找我说,说是有人找咱办事儿,问我去不去,我把头一摇。

    谁知道,强顺顿时一下子蹲到了地上,手里的手机也扔在了地上,我赶忙也蹲下问他咋了,强顺皱着眉头说,“我肚子有点儿疼,你别管我,已经疼好几天了,没事,疼一会儿就过去了。”

    我就在边上陪他蹲在,着急看着他皱着眉头忍疼,却一点忙都帮不上,也就在这时候,厂长不知道啥时候过来了,照着强顺屁股上就是一脚,说了句,“设备出问题了你在这里躲着!”

    设备确实出了问题,强顺忍着疼从地上站起来,勉勉强强把这个班上完了。

    下班以后,我陪他到村上卫生所看了看,没看出啥毛病,强顺回了家,我也回了自己家。

    第二天,我骑着摩托车来强顺家找强顺上班,不过他们家居然锁着门没人,当时我身上还是没有手机,也没法给强顺打电话,满肚子疑惑,最后只能自己去上班。

    不过,刚出了村子口,小燕骑着一辆电动车打迎面过来了,根本就不看路似的,差点没跟我的摩托车撞一块儿。

    我一看小燕的脸色,失魂落魄的,赶忙问她咋了,她没说话,先哭了,哭着说:“哥,强顺住院了,癌症晚期……”

    我的脑袋当即“轰”了一声,整个人都快傻了,嘴里喃喃着:“这不可能……这不可能……这不可能……”眼泪跟着也下来了。

    强打起精神问了问强顺的情况,小燕说,肠癌,已经扩散到全身内脏了,她这时候回来,是来家里拿钱的。

    强顺都成这样儿了,我还上啥班儿呀上,等小燕拿过钱,陪着他一起去了医院。

    我们新乡市中心医院,强顺当时在病床上坐着,正在输液,王思河两口子和强顺的姐姐都在,小燕交代我,当着强顺的面儿,不要说是癌症,怕强顺心里有压力,影响病情。

    我心里难受,脸上还得露出笑容,哄强顺,“咱没病,就是个肠炎,住两天院,输输液就没事儿了。”

    晚上,我让他们都回去了,我留下来陪强顺,两个人一起到外面吃的饭,不让他喝酒,非喝,两个人喝了一小瓶白的。

    回到病房以后,强顺问我,“黄河,你给我说老实话,我到底得的啥病?”

    我揪着心说:“啥病不是早就跟你说过么,肠炎呗。”

    强顺说:“你这辈子骗的我次数最多,以为我不识字呀,肠炎能住在肿瘤科的病房吗,要是啥花钱的病,我就从这楼上跳下去!”(这是强顺的原话,现在写出来,我这心呐,就像狠狠给人揪了一下。)

    听强顺这么说,我差点儿没哭出来,继续对他撒谎:“人家医院那边不是没病房了么,暂时把你安排到这儿的,你别乱想。”

    强顺说道:“你又骗咧,以后你要是再骗我,我真就不跟你玩儿了。”

    至始至终,我咬着牙都没告诉他他得的啥病。

    从医院回到家里以后,我就问张莉,“家里有钱吗,强顺得了癌症了……”说着说着,我就哭了。

    张莉转身到卧室给我拿出三千块钱,张莉说:“这是准备到医院生儿子的钱,你拿去吧。”

    我拿着钱交给了小燕。

    两月后,时间来到了2009年阳历六月份初,我这时候,该上班的时候上班,不上班了就往医院里跑。

    这天,我下夜班,又来到了医院。这时候,强顺已经不成人样儿了。仅仅两个月呀,已经躺床上不会动了,大小便都没知觉,别人跟他说话,他根本就没反应,一张脸瘦的,跟骷髅一样,就剩一层皮包骨头,不过,肚子却奇大无比,跟面鼓一样,两条腿也特别粗,看着分外吓人。

    小燕说,这都是输液输液的。

    王思河两口子把我拉到一边儿跟我说:“黄河,你去劝劝你妹妹吧,强顺现在已经不行了,在医院里躺着也是浪费钱,咱不如把他接回家里吧。”

    我点了点头,是,王思河夫妇说的一点儿都没错,在医院花钱不说,还没有在家里舒服。

    我去找小燕说,小燕死活不同意,小燕说:“强顺在医院里还能多活两天,到家里恐怕一天都挨不了。”

    我说,强顺现在躺着就是受罪,还不如叫他痛痛快快的……

    小燕哭了,我也哭了,小燕哭着说,你自己去问强顺吧,强顺要是同意回家,我就同意回家!

    强顺这时候都躺着快没知觉了,我咋问呢?不过,我还是硬着头皮走到强顺病床前,大声喊了强顺一声,“强顺,我是黄河,我跟你说件事……你、你可得听好了。”

    强顺根本就没反应,我大声又说道,“强顺,咱回家吧。”

    一句话下去,强顺猛地把眼睛睁开了,看了我一眼说道:“黄河?黄河,中,回家,带我回家……”

    我眼泪顿时又下来了。

    带我回家,曾经多少回,我们一起出出办事,他最后都是这么跟我说的,带我回家……

    回家,雇了医院一辆救护车,我在小燕眼泪之下,把强顺带回了家。

    没想到,也在意料之中的,回家第二天,小燕给我打电话,说强顺清醒了,吵着要见我。

    我当时正在厂里上班,班也不上了,骑上摩托车疯了一样来到强顺家。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