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28章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积水潭的桃花已经快要过季了,如今开着的是只占了不到三成的晚熟品种。纪真更是寻了良种挑着品相最好的做了嫁接,现在才开花,又是用木系异能特意温养过的,开的特别好。尤其是家门口那棵,摘花酿酒都没舍得动,一树桃花可美可美了。

    结果武状元一眼就相中了。

    眼光真不错。

    纪六元:呵呵。

    终于理解当年捂胸叹气的安阳大长公主了。

    待会儿就让人把那盆新培育的绿色牡丹给梁驸马送过去。

    稍顷,嘉平帝到场,在离自己特别特别近的地方给心爱的纪六元赐了个座。

    看武状元看得特别清楚。

    武状元看大妗子儿也看得特别清楚,就是总觉得有点儿冷,一阵儿一阵儿的。

    宴到酣处,新科进士们又到了作诗环节。

    嘉平帝笑看心爱的六元。

    纪六元正襟危坐,眼观鼻鼻观心。

    别逼臣,臣不剽窃诗文的!

    那是臣唯一还在的节操了……

    又无比庆幸皇帝给他的高品级,高高在上的正一品,这种情况下只要皇帝不开口是没几个人敢让他作诗的。

    不然堂堂六元,三年前能说村学不教那个不会做,三年翰林(!)做下来还说不会就说不过去了。

    陛下真是个好人!

    纪六元在心里默默感激着。

    但是,事无绝对。

    有人就出了那个头了。

    嘉平帝出题,见到纪六元看着武状元面前桃花的凶残眼神,果断丢掉早前拟好的题目,改题,都给朕做桃花诗。

    文状元先来,道自己最爱积水潭纪六元种下的十里桃花,一脸仰慕渴慕倾慕总之各种慕的请纪六元先来一首。

    纪六元:麻蛋,这谁家熊状元!

    定睛一看,国子监出来的,元宵节晚上卖过灯笼的!

    顿时明白。

    嘉平帝再次露出谜之微笑,只等一接收到心爱六元求救的小眼神就马上出马保护心爱的六元。

    却见纪六元站起,袖子一甩,双手背在身后,望天,长叹一声,说道:“昔年家师游历天下,得古本残卷一箱。”

    说到这里,顿一顿,目露憧憬。

    全场皆静,等待下文。

    嘉平帝:咦?

    哦,慧海大师顿悟出家前确实游学多年且是个小有名气的才子来着。

    纪六元再叹一声,说道:“非是我不愿做那抛砖引玉的砖,只是,自我见过太白的玉,便再也烧不得半块砖。”

    太白?

    谁?!!

    全场皆迷茫。

    纪真微微一笑,开口:“其中也收录一首桃花诗,还请诸位品鉴。”

    “桃花山下桃花庵,桃花庵中桃花仙……”

    桃花诗背完,纪真张嘴,又闭上了。糟糕,这诗作者是谁来着?名字就在嘴边,怎么就想不起来了呢!

    满场文人目光都变了。

    纪真再次微笑:“这首诗,在我眼中不及太白十分之一。”

    然后,坐下,喝茶。

    众人细品桃花诗,也有心急的士子追问太白。

    纪六元呵呵,问啥李太白,皇帝还等着你们做桃花诗呢!

    嘉平帝:这么大一块玉在前还说不及那谁十分之一,你堂堂六元见了那谁都不敢作诗了,下面谁还能做啊!

    分明砸场子呢你!

    纪六元:反正哥以后一辈子不用作诗了!

    少了作诗环节,本次杏园宴残缺且气氛诡异的结束了。

    有那好诗文的就等不得了,纷纷跑到积水潭,桃花林里一钻,一边背桃花诗一边联想“不及十分之一”的太白。

    简直抓耳挠腮了都。

    纪真趁机把自己编的《李白诗选》和十多篇经典诗词印在报纸上了。

    卖脱销了。

    全城纸笔铺子生意大好。

    积水潭旁边一家纸笔铺子里最低五两银子一张的香笺花笺洒金笺等贵死人不偿命的各种笺卖脱销了,最低十两银子一块的来源不详的各种墨也卖脱销了。

    小赚一笔——嘉平帝。

    纪真:呵呵。

    刚过去那书生手中那张纸怎么那么像前不久他才进上去的自制桃花笺呢!

    被自家皇帝一两银子都不放过的持家精神惊呆了。

    对自家持家皇帝每次都赏他珠宝缎子的诡异行为理解了。

    这个皇帝,简直简直了。

    但是,除了进上去的桃花笺,纪真还送了一些出去,比如自家兄弟,比如手下小弟,比如他一那根手指头就数得过来的至交好友。哦,一根手指头那个不算,这铺子就他们家的。

    还有,小姑子那里送了许多,小姑子办花会又散出去许多。

    而这家店铺是位于积水潭的,积水潭是他纪六元的。

    纪六元发现自己脑袋上好像刷过两个大字:背锅。

    没错,背锅。

    不止一人认定那铺子是他的铺子里好纸好墨是他的你不光与民争利还卖那么贵简直坑死人了!

    卖脱销后每天都有人往六元府下帖子求纸求墨。

    纪二叔就曾使人过来问他讨洒金笺云香墨。

    纪真:麻蛋我是清白的!

    这时,庚帖过完亲事定下,武状元跟着媒人正式上门了。

    纪六元写了请假条,自己批了,专门守在家里。

    唉,最近心情不太好,媳妇又舍不得下重手,好久没松筋骨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