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章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躺在床上,纪真默默叹了一口气。

    是他大意了,忘了这是一个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年代,一个孝字大过天儿子是“孽畜”可以随意上板子打死活该的家长制时代。

    唉!

    木樨很不满,小声嘟囔:“十几年不闻不问,一封信就叫回去成婚,也忒欺负人了。”

    纪真偏了偏头,说:“这话再不可说,京里规矩大,回府以后你们都仔细些,少说少错,省得不小心丢了性命。”

    木樨低着头不吭声了,专心给纪真做头部穴位按摩。

    头痛暂缓,纪真说:“好了,你歇一歇,也出去吹吹风透口气。”

    “是,少爷。”木樨犹豫一下,下了床,到外面甲板上找府中派来接人的胡管事说话。

    睡了一觉,觉得身体轻松许多,纪真起身下床,让木樨扶着出了舱门。

    “三少爷,午膳还没好,可要去前面看看?船家刚逮了一条好大的鱼,足足上百斤呢!”胡管事过来说话。

    纪真点点头,跟着胡管事去看鱼,看了一眼就没兴趣了。百来斤的鱼,真的算不上大。上辈子见多了变异鱼虾,别说百来斤,上千斤的都不知道见过多少吃过多少。

    见纪真不怎么感兴趣,胡管事松了一口气,说:“三少爷可是想将这大鱼养起来?老太君最喜欢吃鱼,过几日进了京,送上去也能讨个好彩头,京中这样大的鱼可不多见。”

    纪真看了胡管事一眼,扶着木樨往回走,说:“你看着办就是,赏那船家十两银子。”

    “是,三少爷。”胡管事心底有些失望,原地站了一会,这才吩咐着船家把那条大鱼好生养了起来。

    木樨扶着纪真回了房间,说:“一路上胡管事一直在有意无意提点卖好,少爷可有什么打算?”

    纪真嗤笑一声:“能被派来接我想来也是个不得宠的,不过卖几个好,可进可退,不过给自己多留条路罢了。”

    木樨有些发愁:“可是少爷一直住在云州老家,回了京两眼一抹黑,府中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样子。”

    纪真笑笑,说:“有什么好担心的,我都已经这个样子了,他们还想怎么样?再说了,你少爷我也不是那打不还手的,关起门来过我们自己的日子就是。我一大老爷们,还能掺合着跟一群女人玩宅斗不成?”

    木樨想起他们家少爷往日的手段,小声哼哼两下,放了几分心。

    这时木槿端了午膳过来,往桌上一放:“少爷用膳。”

    纪真抓起筷子就奔着葱烧鱼去了。

    木槿木着脸盯着纪真的筷子,声音也木木的:“少爷请先喝汤。”

    纪真夹着鱼脑袋,顿了顿,转头看向木槿那张面瘫美人脸,片刻,放下筷子,端起汤碗,把那碗味道堪比馊泔水的药膳汤给灌了下去。

    不喝不行,这个身体太弱了。

    弱也是有原因的,还是多方面的。

    纪真,纪家庶子,纪侯爷爬床小老婆所生,生产当天还算计了大老婆一把,使得大老婆早产加难产险些一尸三命,也害得大老婆的大闺女先天体弱成了药罐子。大老婆处置了小老婆,送走了小老婆生的庶子。庶子偏又是个上进的,天生学霸,念着村学还考中了秀才,十二岁的小秀才。于是,每天就多了一碗加料的鸡汤。鸡汤喝多了,秀才考完举人就躺下了,再醒来就换人了。

    纪真,末世中拼杀了整十年的九级木系异能者,在和丧尸皇的决战中自爆异能核而死。庞大的精神力,孱弱的身体,硬件软件不配套,一过来就瘫了,用退化到一级的木系异能温养了小两年才能勉强出屋走几步,直到最近才明显好了起来。

    然后一封信过来,要回京娶媳妇了。

    饭后小睡醒来,纪真挪出舱房,翻开一本医书看了起来。拜原身内置学霸系统和他自身庞大的精神力所致,现在过目不忘不是问题,再加上木系异能对植物的亲和力和上辈子那十年中的积累,现在学起医来真真是不能更容易。

    翻完一本薄薄的医书,纪真看了木樨一眼。

    木樨赶紧把手递了过去。

    纪真搭脉三秒钟,说:“长命百岁。”

    木樨嘻嘻笑:“借少爷吉言。”

    木槿过来送点心。

    纪真把人抓住,搭脉三分钟,一脸痛惜:“面瘫是病,得治。”美人,快给少爷笑一个!

    木槿瘫着美人脸抽出手,转身往厨房走:“晚上吃虾,奴才要去剥虾仁了。”

    纪真叹气:“要是哪一天能让木槿笑一个,真是死也满足了。”这样鲜嫩的美少年,不用担心会突然变丧尸,可以放心大胆的亲近,简直不能更美好。

    木樨往前凑了凑,说:“少爷,要不木樨给你笑一个?”

    纪真把人推开:“你还用笑?”圆圆脸,圆圆眼,不笑也带笑的喜庆脸,真心不用特意笑给他看。

    木樨嘻嘻笑着摸了一块点心。

    纪真在木樨包子脸上戳一下,又给人喂了一块,一边喂一边往厨房那边瞄,暗恨不能投喂美少年。

    胡管事远远地看了片刻,走过来,微微弯着腰,说:“明日要在沧州停留一天,不知三少爷可有需要采买的东西?或者,上岸走一走?”

    纪真想了想,说:“我就不上去了,木樨跑一趟,听说沧州的金丝小枣不错,可以多多的买一些。”

    木樨才十五岁,比纪真还小一岁,正是贪玩的年纪,当下就欢欢喜喜地应了。

    转天,木樨跟着胡管事上岸采买,木槿瘫着美人脸坐旁边帮纪真按摩。

    纪真在美人手上摸一把,说:“别黑着脸了,下次就让你去。”

    木槿咬牙:“奴才不去。”也没黑着脸。

    纪真就心疼了:“好,不去就不去。”长一张祸水脸,出门分分钟被人调戏的节奏,还是跟他一起宅在家里好了。

    主仆两个才吃过午饭,木樨回来了,急匆匆的。

    木樨说:“少爷,我们去药店抓药的时候碰见晋阳侯世子了,他要找百年人参,胡管事让我先回来说一声,稍后就带人过来。”

    很快,胡管事就把人带来了。

    纪真强撑着饭后睡意看过去,布衣短打,看不出什么来,那一身已经尽力收敛的煞气却是掩不住的。

    上辈子的经历让纪真对军人有一种本能的好感,当即就把手抬了起来。

    晋阳侯世子正想跟人见礼寒暄,当即就愣住了。

    木樨抱着人参盒子跑过来,一看就知道自家少爷犯困了,赶紧说道:“世子快把手伸过来,我们少爷可是神医!”

    晋阳侯世子:“……”

    胡管事直擦冷汗,想提醒一下自家三少,才张嘴就被木槿瞪住了。

    晋阳侯世子沉默着走过去坐下,把手放在桌上的小药枕上。

    纪真眯着眼,搭脉三十秒,说:“断子绝孙!”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