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39章 当初的真相(下)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以下正文】

    谬斯莱星,奥斯维尔城。

    年关将至,塞尔维亚港口热闹非凡,各式各样的飞船在天空中来回穿梭,划出一道道银色的曲线。广袤无垠的广场上方漂浮着数不尽的空间站点,组成了一片蔚为壮观的建筑群。巡逻的卫兵一排排走过,动作整齐划一,训练有素。

    这里就是奥斯威尔家族的大本营,整座城市冠以奥斯威尔之名。

    D7089号飞船驶入港口,缓缓降落在广场中央。

    时下正值寒冬,飞雪染白了远方的地平线,整个港口却依然遍地霓虹。

    舱门开启,一名黑眸黑发的年轻人率先走了出来。

    叶泽一下飞船就被迎面而来的冷风冻了一激灵,他裹紧衣服,四下张望了一番,头也不回地问:“修,这是你第一次来奥斯威尔城吧?”

    一身黑色风衣的男子走出舱门,将搭在胳膊上的围巾展开,亲自帮情人围上,这才道:“嗯,我们两家算不上熟,我以前没来过它的主城。”

    不远处,一队人马正从加长版悬浮车上下来,快步朝这里赶。叶泽抬眼望去,走在队伍最前方的,赫然就是自己的二哥——卢卡·奥斯威尔。

    “那个,修……”他突然想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你不会真的在入境申请上写了‘陪同亲友旅行’这种理由吧?”

    “不然呢?”琥珀色的眸子不紧不慢地转向情人,浮现出一丝难以察觉的笑意,“你以为费南在逗你?”

    叶泽的太阳穴突突地跳了起来。

    奥斯威尔城可不是外族人说来就来的地方,尤其新年前后,许多族内核心人物都会回来过年,这期间全城戒严,入境者需要提前递交申请,并交由家族内部的管理部门单独审批。

    当然,对于将军大人而言或许不需要那么麻烦,他可以以许多正大光明的名义前来拜访,可他没有这么做,而是老老实实地递交了一份入境申请,并在性质一栏上选择了“陪同亲友”。

    叶泽第一次从维奇少校口中得知这件事时,是纯粹把它当做笑话听的。事实上,直到此时此刻,他仍然不愿意相信修真的这么干了。

    “这种申请也能过审?”叶泽试图做最后的挣扎。

    将军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反问道:“难道审查处的人还敢驳我的申请?”

    语气如此理所当然,硬生生地把这种无耻理论说得风光霁月。

    叶泽彻底死心了。他简直不敢想象出入境审查处的人收到这申请时的表情,并且以修如今的身份,他的申请可不光要经这一个小部门审核,消息一定会层层传递上去,让更多的人看到这位“随行亲友”……

    叶泽正纠结着,忽然感到一只手搭上了他的左肩。

    “别担心。”似乎是感受到了情人的小情绪,将军及时出言安慰:“只是一封申请而已,我们的关系你家里人还有不知道的吗?”

    叶泽:“……”

    他怎么一点都没有被安慰到的感觉?

    趁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工夫,卢卡已经带人赶到。

    虽然提前收到了的消息,可是当亲眼见到自己的弟弟真的与库洛斯少将一起来时,他还是露出了一种难以言说的复杂表情。

    不光是他,身后几名族内子弟的表情同样一言难尽。毕竟就在一年多前,这位小少爷还是族内著名的废柴加纨绔,然而除名事件发生仅仅数月之后,他就以一种火箭上升的速度出现在军校联赛的校队名单中,时至今日,更成为了拥有S级契约兽的联邦新秀,甚至还拐了一只将军回来过年……

    卢卡发出一声叹息,不知是感慨还是赞许多一些。

    那湛蓝色的目光在叶泽身上停留不过半秒,便转到了将军那里。他站定,抬手敬了个标准的军礼。

    “库洛斯少将。”

    叶泽原本是紧挨着将军站的,见状立刻后退了两步,不过看到自己二哥如此动作,还是不免有些尴尬。

    将军瞄了眼恨不得躲出自己十米开外的情人,转而对卢卡摆了摆手,“不必多礼,我来不是为公事。”

    他说着,脸上表情虽没什么变化,但却是十分客气地摘下手套,对着这位奥斯威尔家的二少爷伸出了手。

    卢卡略一犹豫,望着已经伸到自己跟前的手,最终还是双手迎握了上去。

    “将军,奥斯威尔上将说想要见您。”卢卡低声道。

    “只见我?”将军转头去看情人,只见对方正一脸惊讶地望着他。

    叶泽倒是不奇怪奥斯威尔上将知道修的到来,可是主动约见他干吗?

    这几乎是八竿子也打不着的两人,分属不同阵营,级别上也存在不小差距,公事上少有往来,甚至,叶泽觉得两人脾气也不是很合得来。

    “是,只见您。”卢卡回答道。

    “现在吗?”将军又问。

    “是……不过父亲说他不为公事,让您不必着急,可以先去住所安顿一下。”

    这交代也有些奇怪,以至于卢卡在传达时都有些迟疑,毕竟,不为公事为什么?

    他的目光不由自主地瞥向叶泽,最终却摇了摇头。他还不会天真到以为是为了自己这个弟弟,依父亲的性格,绝对做不出这样的事来。

    将军闻言还是摇摇头,“不必了,这就出发吧。”

    长官约见,说是不急,他也没有推脱的道理,何况奥斯威尔上将为什么会找他,他心里已经有个大概了。

    “你先跟他们去住处吧,休息一下,我去去就回。”将军转身对叶泽道。

    叶泽点点头,“好吧,你也当心。”

    “我一会儿来找你。”卢卡经过叶泽身边时,在他耳边低声交代了一句,然后若无其事地擦肩而过。

    叶泽只是盯着脚下的土地,用鼻音轻回了声几不可闻的“嗯。”

    卢卡为二人安排了一栋小别墅,设计别致,风格清雅。

    叶泽奔波一路,到了住所就先去泡了会儿澡,等出来时,天又开始飘雪,而卢卡居然已经在大厅里等着了。

    “呃,您怎么这么快就来了?”叶泽抬头看了眼时间。

    卢卡负手而立,从头到尾打量了他半晌,突然问:“你和库洛斯少将的事是真的?”

    叶泽没想到他上来就问这个,结巴了一下:“那个……就是您看到的那样……”

    卢卡抿了抿嘴,缄口不再多言。

    他可以沉默,叶泽想问的事情却还有很多:“您知道奥斯威尔上将找修做什么?”

    听到对这两位的不同称呼,卢卡的眉头不禁一挑,深深看了叶泽一眼,才摇头道:“不清楚。不过我看库洛斯少将没有很意外的样子,大约心里还是有底的。”

    叶泽点点头,他也隐约有这种感觉,修一定知道了某些自己想知道却还不知道的事。

    “那么言归正传……”他深吸一口气,抬头望着自己的二哥:“您那天通讯上的说的,都是真的?”

    卢卡用一种毋庸置疑的眼神回答了他。

    叶泽心里一咯噔,“可是,当初的事怎么会和修扯上关系?”

    原本叶泽是没打算来奥斯威尔城的,自从改名换姓的那天起,他就已经决定抛弃肖恩·奥斯威尔的身份,即便后来卢卡查到了当初投毒事件的一些线索,他也依然没有对此表现出多大兴趣。

    直到卢卡说,当初的事或许和修有关。

    这无异于一颗重磅炸弹闷声砸下,还未炸开,就已经将叶泽砸得晕头转向。

    他当初因为和摩根少爷的矛盾,一怒之下给对方投毒,事发后虽然依靠着家族势力躲过了联邦法律的制裁,却也因此被奥斯威尔家族除名。

    那时的他和修相隔何止万里,身份差距巨大,彼此根本不认识,所以在斯达特星上发生的一切又怎么会牵扯到修?还是说这件事本身和修没有关系,但是后续事件影响到了他们?

    叶泽相信自己这位血缘关系上的二哥不会拿这种事情开玩笑,可仍免不了对卢卡的话抱有怀疑。而具体的信息卢卡也不肯在通讯中过多透露,执意要找他面谈,这才是叶泽来到这里的原因。

    令他意外的是,修居然也跟来了,来之前语意含糊地让自己相信他,一落地又直接被奥斯威尔上将约见,仿佛是印证了卢卡的某些说法一样。

    “当初的事,我和大哥一直在查,毕竟疑点太多了。你说□□是你让下人帮你搞到的,可是那个下人至今活不见人,死不见尸。而且你下药的过程也太顺利了点,摩根公子好歹是贵客,就算陶德那家伙没安好心地‘帮’了你一把,可给他的食物怎么会没有检查就被端上桌?再者说,这件事的处理结果也很奇怪。摩根家族和我们私交一般,那位小少爷跟随商会的人到访原本就让人意外,后来还在我们的地盘出了事……如果摩根家的人想卖父亲个人情,就根本不会加以追究,如果他们真的看重那位少爷,那这件事也不会就此揭过,送你上法庭还是没问题的。”

    卢卡说到这里,忍不住恨铁不成钢地看了自己弟弟一眼,“无论怎么看,当初的事都不该以你被除名为收场。”

    “那这又是怎么牵扯到修的?”卢卡说了那么多,叶泽最关心的却还是这个问题。

    修在这件事中到底充当着什么角色?自己呢?摩根家的人呢?

    这原本只是一桩简单的投毒案,可一旦关系到库洛斯和摩根这两大家族就变得复杂了。

    众所周知,四大元帅分属四个阵营,其中,库洛斯家族和摩根家族因为常年政见不合多有摩擦,几乎已经发展成为对立的两派。而奥斯威尔上将与豪威尔元帅走得较近,在这两家的事上一直保持中立态度,只保持必要的军事沟通,不曾涉足他们的私下较量。

    “那位摩根少爷当初带了四名随行人员,我一一核查过他们的身份,发现其中一人在军部挂了个闲职,这倒没什么,可事发后不久,那人居然失踪了。我私下调查发现,他的亲属似乎先后收到过两笔数额不小的钱款,并且都不是直接汇去的,而是几经周折才落到他们的账户。”

    “谁汇的款?”叶泽问。

    卢卡摇了摇头:“转账人用的是化名,无法确定其真实身份。但有一点,那个化名还给一个名叫李·鲁宾的人汇过款,这人曾就职于库洛斯少将的秘书处,就在白额蜘蛛围剿战发生后不久,突然被停职查办了,他被有关部门带走后,至今了无音讯。”

    如此微弱的联系,却还是让叶泽倒吸一口冷气。当初在伽玛星系C21区域,库洛斯少将率领的D29王牌师和白额蜘蛛族之间展开了最后的决战,可由于情报分析部门的失误,误判了首领怪兽的等级,导致八星蜘蛛皇在最后关头自爆,殃及甚广。

    就是这场战争,将重伤的幼狼送到了叶泽的身边。

    “你可能不知道,这个所谓‘误判’曾在军队内部引起轩然大波。毕竟错误太低级了,军部一些大佬们不相信这是单纯的技术性失误,整个分析部门都因此换了一次血。”

    叶泽缓缓点头,当初议论这件事的人不在少数,就连威廉那样温和的人都曾以“儿戏”斥之。战争中出现这种的失误,简直是把将士们往火坑里送。

    “所以您是觉得,当初的事,有人从中作梗?”叶泽听出了卢卡的画外音,嗓音有些发涩地问。

    “我不敢这么说,牵连太广了,可这的确是不该发生的技术失误,还偏偏发生在迪北计划后。要知道,当初因为库洛斯元帅的提议,迪北两大集团军重整,摩根家直接丧失了对第八军的最高指挥权,可谓损失惨重。而之后就发生了这个技术失误,受害的更是库洛斯元帅的独子,所以当时军部中传出过某种声音……”

    卢卡明显意有所指,叶泽也猜得出他指的是什么,可沉默片刻,终究摇了摇头,“不会的,在前线战场,人们有怪兽这一共同的敌人,将帅之家,我相信他们会以大局为重。”

    “联邦几大家族间斗了几百年,分分合合,这样的事发生的还少吗?”卢卡反问道,可是当他看到那双清澈透亮的黑眸时,却又不忍继续说下去,最终也只是叹气:“这不是我们该讨论的问题。当时内部传过几种说法,我也有所耳闻,可证据链查到上一个环节就断了,事情最终也都平息下去了。”

    叶泽默然,将注意力转移回最初的事上,他开始继续思考,就算这些背景事件真的成立,又和当时渺小势微的自己有什么关系?

    从投毒事件的角度出发,如果真的有人在背后推波助澜,甚至直接给自己下套,那么他的目的是什么?为了将奥斯威尔家拖下水?叶泽不觉得自己有这个分量。更何况奥斯威尔在摩根和库洛斯的斗争中一直保持中立,冒然拖它下水有什么好处?

    突然,叶泽身子一僵,那些细小的关联编织出一张无形的巨网,一个模糊可怕的猜想在他脑中渐渐浮现。

    他抬起头,声音中染上了一丝暗哑:“发生误判怪兽等级这样的重大失误,出问题的不仅是总部那边的人吧……前线的情报部门呢?他们归谁管?”

    奥斯威尔内族,族长府邸。

    联邦五星上将墨伊·奥斯威尔负手立在窗前,窗外漫天飞雪倒映在那双漆黑的眼眸中,冰寒的温度如出一辙。他整个人犹如一把久经沙场的利剑,杀伐之气比严冬更加冷厉。

    “奥斯威尔上将。”修出现在门口,他未着军装,也就没有行军礼,而是对着窗边的背影欠身致意。

    “元帅让我代他向您问好,提前预祝您新年快乐。”将军抬起头,语气恭敬,琥珀色的眸子却波澜不惊,仿佛早就预料到了这场会面一样。

    窗边的男人这才回过身来,点头道:“也代我向库洛斯元帅问声好。”

    “是,长官。”

    简短的对话过后,室内陷入沉默。

    最终,还是邀约者开了口:“元帅还交代你什么了?”

    “没有了,长官,元帅只让我表达对您的节日祝福。”

    “哦?”黑眸突然迸发出鹰一样的目光,“那你为什么会来这里?”

    “陪同亲友旅行,长官,这点我在入境申请上写得很清楚。”将军眼观鼻鼻观心,声音不卑不亢。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