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38章 当初的真相(上)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新年将至,大雪覆盖了星河彼岸的阿斯克星,作为联邦最隆重的节日,它甚至将喜庆和谐的气息带进了庄严肃静的a108集团军驻军基地。

    放了寒假的叶泽站在宽大敞亮的指挥官办公室内,从半空中俯瞰这片土地,透过隔音效果良好的落地窗,他仿佛都听到了那些不断运转的机械轰鸣。

    “修。”他过转身,对着办公桌后日理万机的情人随意问道:“今年新年打算怎么过?”

    “还没想好。”将军垂着那双琥珀色的眸子,逐行扫过手中的文件,干脆利落地提笔在落款处签上了名,这才抬头,思考片刻,一本正经道:“我跟着你过吧。”

    “……”叶泽盯着情人看了半天,觉得对方没有在说笑,听他的意思,好像连库洛斯本家都不打算回了,直接放了假就要跟自己走。

    和修在一起有段日子了,叶泽对他和库洛斯元帅之间的事也略有所闻。似乎是老元帅年轻的时候忙了一些,也严了一些,和这个儿子向来没有多亲近,久而久之,虽然没闹出什么大矛盾,却也莫名其妙的,彼此僵持不下了许多年。

    据副官先生说,修很不喜欢回家过年,即便不得不回去,也就是去走个过场,见见从前的老长官老同学,总共待不上两三天,一定在库洛斯元帅闲下来之前逃回自己的基地。

    叶泽抬头望着天花板,决定先换个话题:“南半球有没有什么好玩的城市?我想这两天去逛逛。”

    虽然人们笑称整个阿斯克星就是个大型驻军基地,不过这其实是夸张的说法,星球南部气候宜人,有不少普通群众生活的城市。

    “这里呆着不好吗?”将军一听这话,脑袋又抬起来了,琥珀色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叶泽,情人一走,自己又要吃部队流食了。

    叶泽看着那双溢着三分无辜的眼睛,太阳穴突突地跳了起来,这家伙真是越来越吃定自己了!

    “……没有什么不好。”他叹了口气。

    因为副官先生的悉心安排,他这几天在基地的衣食住行,享受的绝对是贵宾级待遇。每天还有各式各样的自然食送上门来,当然,也不全是给他自己准备的,一半都被眼前这位基地最高指挥官蹭走了。

    “不过,”叶泽话锋一转,语气中不乏无奈:“我还只是个军校生,在你的指挥大楼里随便碰上个人军衔都比我高,他们还都朝我打招呼,要我在这怎么做人?”

    恰恰相反,这里的待遇好得让他浑身不自在。

    就说修的副官费南吧,校级军衔,按理说自己见了应该敬礼的,可手还没举起来,就被同样尴尬的费南制止了。

    副官先生认真道:“大哥,你见将军都不敬礼,对我伸什么手?千万行行好,手下留情,不然叫将军瞧见,我还怎么混?”

    一个两个就算了,个个都比他军衔高,对他眯着眼睛一笑,那感觉真让人毛骨悚然。

    可惜这外出避避风头附带游山玩水的计划最终被将军驳回了,理由十分的无理取闹:外面不安全。

    身为基地的最高指挥官,居然脸不红心不跳地告诉情人自己的大本营不安全,叶泽嘴角抽了抽,决定不和豁出脸皮的情人理论了。

    夜间寒风凛冽,将军外出视察,房内只剩下叶泽一人。

    刚出浴的少年拢了拢浴袍,带着热气跨入卧室,就在这时,视讯突然响了起来。

    “嗯?”叶泽脚步一顿,看着上面不显示号码的视频通话申请皱了皱眉头。

    通讯加密了——难道是修换号了?

    他一手用毛巾擦着头发,一手点了接通键。

    “……库洛斯元帅!”屏幕亮起的瞬间,叶泽就僵住了身子,目瞪口呆地看着光屏中的威严面容,继而才想起,自己如今是怎样一幅衣冠不整的模样……

    “你在a108基地?”库洛斯元帅抬眼扫了扫叶泽,又扫了扫他身后的房间。

    充满磁性的嗓音,一下子将叶泽拉回了现实,他立马放下了毛巾,站直了身体,想敬个礼,又觉得自己现在穿着不成样子,只得清了清嗓子,回答道:“是。”

    叶泽心里打着小鼓,不知道日理万机的元帅大人为什么会突然给自己来电。

    “你……新年打算怎么过?”库洛斯元帅沉默片刻,才缓缓开口。

    叶泽被这太过家常的问题问得一愣,旋即很有自知之明地意识到,元帅是想问修新年怎么过吧。

    然而视讯还是干巴巴地通到了自己这来,他不禁哑然,仔细想来,这对父子的共同点还真不少,都别扭得可以。

    “报告元帅,还没定下来。”叶泽说着,悄悄抬眼瞄了瞄元帅大人的脸色,补充道:“都没定下来。”

    视频那头的元帅大人沉默了有一会儿,竟不知道要怎么接话。怀柔的手段他向来无法使在儿子身上,不过如果不叮嘱两句,今年过年或许又见不到儿子了。

    可他也实在拉不下这个脸,作为一个当父亲的,如果求着儿子回家,那也太难看了些。

    长久的沉默在空气中爆开了一颗颗尴尬的小粒子,闷得叶泽有点难受,他似乎也知道元帅大人的烦恼,终于忍不住道:“您……呃,我可以问问看将军。”

    库洛斯元帅隔着屏幕,终于注意到了叶泽的僵硬,他松开微蹙的眉头,尽量让自己显得和颜悦色一些:“你不必紧张,他如果还没定下来……也好,你先问问看吧。”

    叶泽点头应下,却没有把话说死,即便明知道库洛斯元帅打电话来做什么,他也不会给什么“一定带他回去”的承诺。

    一边是自己不善表达的情人,一边是位高权重的联邦元帅兼情人他爹,他虽然不清楚这对父子之间究竟为什么闹僵,不过两相比较一下,还是觉得修才是处于弱势地位的那个,自己总归要站在情人这边。

    “那,你费心了。”作为联邦只手遮天的元帅大人,话说到这里,已经算相当客气了。

    不长的通话临近结尾,库洛斯元帅突然又想起了什么,加了一句:“你家里人有没有联系你?”

    “嗯?”叶泽一愣,他已经被奥斯威尔家除名了,家族又怎么会主动联系他?他还以为老元帅已经忙到忘记这点了,因此只是低头轻笑道:“您说笑了。”

    库洛斯元帅看了他一眼,没再多言,按下了结束键。

    叶泽长舒了一口气,又觉得接下来的事情也挺头疼。他往床上一趟,给修发了条信息:“什么时候回来?”

    “马上,已经在路上了。”将军回得很快。

    一刻钟后,风尘仆仆的将军夹着一阵冷风步入室内。

    叶泽隔着老远就感觉到了附在他衣服上的寒气,问:“外面很冷吗?”

    “嗯,又下雪了。”

    临近年关,军队里事情多得很,将军好不容易才忙完这一天的工作,回到住所,看到爱人,心情瞬间明快起来。

    叶泽无奈地想,可惜自己接下来说的这件事,要破坏情人显而易见的好心情了,他坦白道:“元帅刚刚来了个视讯。”

    “嗯?”果不其然,将军的眉头一点点皱起,不知道是听到元帅的事就这幅表情,还是对父亲跨过自己,直接打电话给儿媳妇的做法不满意。

    “你知道他老人家说了什么吗?”叶泽摊开四肢,很没形象地躺倒在床上。

    “叫我回去过年?”

    “咦?你知道啊。”叶泽转头看他,还以为自家情人在这方面会很迟钝呢。

    将军沉默片刻,起身道:“我先去洗个澡。”

    叶泽望着修的背影,在床上翻了个滚,看来修还是不想回去啊……

    冬日夜晚中相互依偎的两人,百无聊赖地躺在床上,享受这种清闲到奢侈的时光。

    叶泽伸手戳了戳躺在情人身侧,问:“真的不想回去?”

    将军抿嘴半晌,只发出一声鼻音:“嗯。”

    叶泽撑起身来,凑了过去:“我能知道为什么吗?”

    他话一出口就后悔了,两人在一起的时间不算长,现在就过问这个还是唐突了点。只是毕竟好奇,元帅看起来不像是个不通情理的父亲,修看起来也不是那种无理取闹的儿子,所以问题到底出在哪里?

    叶泽懊恼地跌回被子里:“算了。”

    将军微微别过头,当叶泽以为他就快睡去的时候,突然单刀直入地开口:“元帅很忙,尤其是在我幼时,一年也进不了一次家门。”长睫垂下,掩住了那汪琥珀般的眼睛,“有一年夏天,我和几个宗亲的孩子在花园里玩,他突然回来了。我愣了好一会儿,因为太久不见,都快认不出他的相貌了,只是率先认出了他的肩章。他也一样,皱着眉看了我们半天,冲着我的一个小堂兄,喊了声我的名字。”

    叶泽怔了怔:“元帅居然忙成这样?”

    将军缓缓闭上眼:“他一直这样,母亲去世前,还在等他回来。可他真正回来的时候,墓碑前的菖蒲花都开了。”

    叶泽听了个猝不及防,一时间反倒无措起来。

    或许这才是原因,或许这才意难平。他知道修自幼由母亲带大,也从他为数不多的几张童年照片中看出他和母亲的感情不错。关于这位元帅夫人,联邦传闻颇多,都说是一段关于“麻雀变凤凰”的让无数少女心驰神往的佳话,不料最终却是这样的结局。

    “我其实理解他有多忙,那几年卡尔森战场胶着不下,他的确抽不出身。”将军这样说着,眸中却看不出所谓理解的情绪,半晌,才低声道:“可他既然顾及不到,又为什么要——”

    为什么要娶妻生子。既然付不起这个责任,又何必框了母亲一辈子?

    后头这些话,身为人子,他到底没有说出口。

    于是只是任性地将头凑去跟前情人,闷声道:“元帅要是再来电,你就直接转到我这里,我跟他说。”

    叶泽将爪子伸进被窝,轻轻握住情人的手,“好吧,你新年就跟我过了。”

    父子间的龃龉有根有据,也是无奈,也是不甘。叶泽发了半天呆,突然轻声问道:“如果换做是你呢?”

    这么没头没尾的一句话,将军居然听懂了,不仅听懂,还掷地有声地做出了回应:“我不会。”

    琥珀色的眸子里是十分认真的神情,言语里却透着不符合他身份的任性,“我肯定不会把你一个人丢下,丢在我看不见的地方。”

    叶泽没想到他突然这么郑重其辞,一颗心都被这短短一句话顺了个熨帖,他笑着送上一枚晚安吻,“你忙活一天也累了,早点睡吧。”

    第二天清晨,早早来到办公室的将军难得一见地主动拨通了库洛斯元帅的私人专线。

    他也知道,如果元帅再次致电情人,叶肯定不会真的把通话转到自己这来,所以要绝一绝后患。

    “我知道你不想回来。”元帅一改昨晚的态度,上来开门见山,直白得让将军也是一怔。

    “这个随你了,不过……”

    库洛斯元帅语气一顿,清明似狼眼一般的眸子敏锐地发现儿子几不可见地舒了一口气,这下意识地反应却让他一口气闷在胸口,半天说不出话来。

    于是只得继续公事公办:“我刚刚跟奥斯威尔上将通过电话。”

    将军顿时警觉,质问的话险些出口,被他硬生生地咽了回去,做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

    元帅看他半晌,突然叹了一口气,“有件一事要交代你——”

    与此同时,叶泽也收到了一条意想不到的信息。

    他正在厨房准备新菜谱,盯着腕上的电子仪发了好一会儿呆,才确定自己没看走眼,发信息来的真的是自己的二哥。

    他们已经很久没联系了,这个二哥从不多说废话,逢年过节的也从不发那种问候短信,每每有事才会找他。

    叶泽眼皮突然一跳,出了什么事吗?

    他放下手中的汤勺,点开了信息。

    厨房内无比安静,“啪嗒”一声,是水滴落汤盆的声音。

    叶泽的手突然不受控制地一抖,他反反复复将这条信息看了许多遍,嘴唇动了动,没发出一点儿声音。

    午间,将军照例循着饭香出现,叶泽在窗边发呆,一时竟没有察觉。

    “叶。”将军慢悠悠地走上前去拍了拍他,“饭做好了?”

    叶泽:“嗯。”

    “你家里人让你回去过年了?”语气好像和那句“饭做好了”也没什么不同。

    “嗯?!”叶泽瞬间睁大了眼:“你你你……”

    不知收到什么消息的将军神色如常,去厨房动作娴熟地将汤菜都盛上了桌。

    叶泽表情十分精彩地站在厨房门口,问:“你都知道什么了?”

    “也还没什么。来,先吃饭。”将军卷起袖子,漫不经心道:“我跟你回去。”

    这话不啻于当头一棒,将叶泽砸得晕头转向:“什么?”

    “你答应我了,新年去哪都带着我。”将军喝了一口汤,含糊道:“所以你要回去,我肯定要跟着。”

    叶泽还在纠结“新年跟你过”和“新年去哪儿都要跟着你”之间是不是等价,下意识地反驳道:“我还没说要回去。”

    将军抬头看他,叶泽很快就败下阵来:“好吧,我的确可能回去一趟。”

    虽然他这辈子都不想再和奥斯威尔家扯上关系,可二哥信息里说的事情,他无法不在意。

    “那就是了。”将军一张缺乏表情的脸上活活印上了“志在必行”四个大字。

    叶泽忍无可忍:“那怎么是了!”

    “我为什么不能跟?”将军不答反问:“难道我拿不出手?”

    叶泽:“……”

    “叶。”将军手下顿了顿,放下刀叉,垂眸道:“我的确收到了些消息,就是不知道该不该现在告诉你。”

    “让我跟你一起去吧。”他重新抬起了眼睛,目不转睛地望着叶泽:“我们在一起,不会有事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